燃文小说网 > 民间异闻录 > 第295章:开门

第295章:开门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最快更新民间异闻录最新章节!

    我质问道:“你来自哪里,来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了什么?”

    乔断山说:“我来九华魔界,魔界中的分支。我是九华魔界的长老之一,名叫宗泽,数百年前,九华魔界的资源便出现枯竭之势,九华魔界想要生存,必须掠夺其他世界的资源,魔界、妖界、阴间的综合实力都很强,唯独你们人界综合实力较弱,我们只好把目标放在人界,可是九华魔界与人界之间存在坚实的壁垒,时空无法对接,我们九华魔界的大军无法来到人界,自然无法征服这里,不过我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在九华魔界获得一本无上心法,名曰天遁术,借助此功法,我可以穿行到人界,可惜此功法的修炼过程极其艰难,至今只有我一人学会。”

    我咬牙道:“所以你先穿行到我们人界,筹谋计划,是为了让九华魔界的大军来到这里,是吗?”

    宗泽嘿嘿地笑道:“你说的没错,一切都是为了今天,而这扇大铜门就是我打通人界和九华魔界的通道,可惜差你的血和妖魔体的魂才能打开,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这两样东西,我先是寻找到妖魔体,可惜那个妖魔体的载体太过脆弱,没多久就死了,我本以为时机就这样错过了,附近山村忽然发生山体滑塌,山脚下的山村全都被掩埋,我在那里发现一具女婴的尸体,也就是张灵儿的尸体,我耗费五十年修为,强行把妖魔体与张灵儿的尸体结合在一起,复活张灵儿后,随缘把她送给一个云游的女道士手里。”

    灵儿的眼里闪动着泪光:“那个女道士就是我师父?”

    宗泽点头道:“没错。”

    灵儿说:“原来我小时候就死了。”

    宗泽说道:“所以你的命是我给的,没有我,你根本活不到现在,现在是你报恩的时候了,把命还给我,我还有大用处。”

    灵儿眼里含泪,显得很纠结。

    我打断宗泽的话说道:“够了,没有任何人可以剥夺灵儿的生命,哪怕灵儿的命是你给的。你可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物,这是个可怕的妖怪,我们修道之人的宗旨就是斩妖除魔,既然你是妖魔,除掉你维护天下正义就是我的本职,我们绝对不会帮助你达到目的。”

    宗泽哈哈大笑起来:“顺生,好歹我也是你爷爷,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话。”

    “闭嘴。”我咬破手指,朝宗泽冲过去。

    “顺生,住手,你不是他的对手。”灵儿在我身后喊道。

    我绝对不会停手,灵儿和方莹保护我这么多次,这一次该由我来守护她们,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要拖这个魔下水。在宗泽说出实情后,我的命已经变得没有意义,唯一的意义就是帮助宗泽打开大铜门,释放九华魔界的大军。

    我是计划的产物,是尔虞我诈、谋略斗争的产物,我从我爷爷、奶奶那一代就开始相互利用,直到我爹和我娘这一代也是被利用,之后有了我。

    我娘是被我奶奶害死的,而我爹肯定是被宗泽这个混蛋给害死的,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明了,我就是在宗泽的计划中诞生的,我死或者活着,已经没了任何意义。

    宗泽站在原地不为所动,他抬起脚轻轻地踩了踩地面,一根尖锐的骨刺从地底穿刺出来,瞬间穿刺我的腹部。

    剧痛令我浑身都麻木了,无法动弹,我被骨刺支撑着身体也无法倒下。

    “顺生。”

    灵儿和方莹不约而同地朝我这边跑来,可是地底下穿刺出来许多骨刺,封锁她们二人的道路,并且将她们全都关在骨刺构成的笼子里。

    “人类的力量太弱小了,你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我痛的几乎快晕过去,鲜血顺着骨刺往下流,宗泽取出一只瓶子,瓶口抵在骨刺的下面,往瓶子里装入鲜血。

    装完后,宗泽慢慢地走到灵儿的身边,伸手一吸,灵儿的魂魄便被他生生扯出来,汇聚在手心里,一并装入瓶内。

    我大吼道:“放了灵儿,否则我要你的狗命。”

    宗泽面无表情地道:“咆哮吧,愤怒吧,可你这只小蚂蚁又能怎么样。”

    宗泽手里的瓶子在颤抖,他极力握着瓶子,小心翼翼地走向圆台,站在那块石碑的前面。

    宗泽开始念咒,嗡嗡声从他的嘴里传出来,令我感到心烦意乱,甚至出现精神错乱。方莹捂着耳朵,用匕首一点一点地切割骨刺,想从骨刺的牢笼里逃出来。

    趁他念咒的时候是个好时机,我双手抓住骨刺,入手极滑,无比坚硬,无法折断,我只好顺着骨刺一点点地后移,骨刺在我的伤口内滑动,痛的我两眼冒金星,但我不敢吭声。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脱离骨刺,迈开步子朝宗泽走去。

    灵儿的叫声从瓶子里传出来,她肯定很痛苦,她的惨叫声落入我的耳里,我的心里更痛苦。

    “宗泽,你给我住手。”

    接近宗泽后,我将满手的血全都打在他的脸上,宗泽的身体立刻冒出一丝丝黑气,显然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可是他的身体像是焊接在地面上,纹丝不动。

    我疯狂地往他的身上擦血的,他一直没有动作,继续念咒。

    看来这咒语不能断,一旦断了,他必然会承担相当大的后果。

    打击肉体对他而言应该是没有作用的,因为这具肉体是我爷爷乔断山的,而他的肉体被宗泽的魂魄占用十几年,只有我的鲜血才能对宗泽造成足够的伤害。

    我肚子上的血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我全都抹在乔断山的脸上,黑气从他身体内冒出来,换成其他妖魔,怕是早就被血搞死了,但宗泽依旧不为所动。

    而我,快要撑不住了。

    “开。”

    咒语戛然而止,宗泽大吼一声开,整个尸洞都开始摇晃起来,大铜门后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一道黑影子从乔断山的身体内窜出去,乔断山的身体无力地倒下,摔倒在地,手里的瓶子落在地上,从圆台上慢慢地滚落下去。

    我滚下圆台,捡起瓶子,瓶子没有一点反应,我喊了声灵儿,也没有一点反应。

    “灵儿,灵儿你在哪?”

    我揭开瓶盖,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灵儿的魂魄。此刻,大铜门的门缝正在开启,我看到一只黑色的手从门缝那边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