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凶哒! > 第680章 从前的大师兄,就当他死了

第680章 从前的大师兄,就当他死了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最快更新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凶哒!最新章节!

    第680章 从前的大师兄,就当他死了

    庄伟晔几乎是从京华大学的宿舍被赶出去的。

    他提着行李箱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满脸都是愤怒和不甘。

    偏偏他自认为自己在京华大学人缘不错。

    可是,离开学校的时候,却连一个送他的都没有。

    想起从前在实验室中师兄弟姐妹的相亲相爱,相互帮助。

    庄伟晔心中无端端涌起一股悲凉的感觉。

    正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路平生、柳文宣等人。

    庄伟晔眼前一亮,连忙几步上前,正要说话。

    却见路平生狠狠朝他吐了口唾沫:“庄伟晔,我这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会遭报应的!”

    柳文宣拽了路平生一把,撇嘴道:“你跟这种人生什么气啊?还非得跑过来骂他一顿,也不怕脏了自己的嘴巴。”

    路平生:“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也知道以前老师对他多好。只要有点良心的人,都做不出这么猪狗不如的事情!”

    “行了行了,咱们走……别理他。他既然做得出这种事情来,你以为他还会有什么羞耻心吗?你骂了也是白骂!”

    庄伟晔就这么看着从前对他亲近的师弟和师妹,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转身离开。

    他面部的肌肉一阵扭曲,忍不住大声道:“路平生,你要是跟我一样,蹉跎几十年,却被一个刚刚大一的小丫头抢走了一切荣耀,你也会做出跟我一样的选择!”

    路平生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

    庄伟晔深吸了一口气,走前两步道:“平生,文宣,你们的水平我都是知道的。但是你们也应该清楚,从江院士发表了论文开始,老师的实验课题就算是废了。你们留在这里,也不会有好的发展。”

    “不如还是跟我一起去江院士那里吧。江院士求才若渴,我们一起努力,只要将生长制剂的第一阶段实验完成,我可以保证,江院士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继续跟着老师,你们是没有前途的。我是你们的大师兄,也算是看着你们成长的,我难道还会害你们吗?”

    路平生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突然哈哈大笑了几声。

    然后再一次朝着庄伟晔的脸,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就连向来好脾气的柳文宣也是毫不客气地冷冷道:“庄同志喜欢跪着发财,那你就去跪着好了。我们这种小民可高攀不起。”

    “但愿庄同志以后跪着飞黄腾达,也能跪的开心一点。”

    “至于我们从前的大师兄,我们就当他死了!”

    说完,直接丢下庄伟晔快步离开。

    周围听到他们对话的学生,也都对着他指指点点,满脸鄙夷。

    庄伟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迅速抱着行李箱离开。

    他走在有些狭窄偏僻的小弄里,心中还是一阵阵屈辱和意难平。

    正在这时,他看到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朝着他迎面走来。

    庄伟晔正要跟他侧身避过,就见男人突然微微一笑,朝他伸出了手:“庄先生,您好,我已经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庄伟晔一愣,“你是?”

    中年男人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微微一笑道:“我记得庄先生的家就在这附近吧?我们能不能去您家里聊呢?”

    庄伟晔满心狐疑,但在看到中年男人提了提手上的礼物时,立刻眼前一亮。

    “第一次拜会庄先生,这是我准备的小小薄礼,希望庄先生不要嫌弃。”

    这可不是薄礼啊!

    庄伟晔有些眼热地扫过中年男子手上提的东西。

    粗粗算起来,这些东西至少值几十块。

    于是,庄伟晔笑着把人迎进了自己的房子。

    他的房子是很久以前分的筒子楼,面积只有四十几平,里面的墙壁都因为年代久远被熏得黑漆漆的。

    原本这房间是庄伟晔一家人住的,但前段时间,老婆跟他吵架后就回了娘家,还提出了离婚。

    中年男人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房间。

    等庄伟晔关上门,用搪瓷杯子给他倒了一杯水后,他才笑眯眯地伸出手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华科院科技促进发展局的一个小科长,我叫曹文斌。庄先生恐怕不认识我这样的小人物吧?但我对庄先生,可是久仰大名啊!”

    庄伟晔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

    他确实不认识曹文斌是谁。

    但华科院中,也确实有这样一个小部门,但负责的不是科研而是行政事务,所以跟陆教授、庄伟晔他们没有什么直接接触。

    但发展局的人,为什么会来找他呢?

    曹文斌却没有急着说明来意。

    他笑眯眯地把庄伟晔恭维了一番,还着重强调,接下来江院士的那个国家级重大课题,庄伟晔定然是最不可或缺的大将。

    一袭马屁,拍的庄伟晔飘飘然。

    尤其是他今天才在京华大学受了一番屈辱,此时听着曹文斌的恭维,只觉得一阵舒爽畅快,情绪得到了极大的发泄。

    所以在曹文斌说出:“京华大学能有你这样的老师,真是学生之幸事”的时候,庄伟晔一个没忍住,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别提了!我已经被京华大学开除了!”

    曹文斌的脸上适时露出惊讶的表情,“庄先生,你是开玩笑的吧?以您的成就、资历和水平,京华大学校长是脑子不清楚了才会开除你吧?”

    庄伟晔冷笑道:“呵呵,区区学术研究,怎么能跟人家秦司令的外孙媳妇比呢?”

    在庄伟晔收拾东西离开京华的时候,夏染染的丈夫是个超级大帅哥,而且还是秦司令外孙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

    庄伟晔却丝毫没有后悔之前诬陷了夏染染,只觉得无比的嫉妒、愤恨和意难平。

    为什么夏染染的命就这么好?!

    哪怕陆教授的实验研究失败了,也对她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曹文斌满脸遗憾,连连摇头道:“这也太过分了,唉,不是我说啊,这华国的学术氛围,就是这么肮脏、不堪,钱权至上。这要是在M国,以庄先生您的成就和水平,那肯定是所有的学校和研究院抢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