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快审

作者:虾写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叔,你命中缺我都市狂少别闹,薄先生!总裁爹地宠上天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神医小农民新帝谋婚:重生第一女将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贼警最新章节!

    左罗内心开始盘算,假设保镖主管是凶手,和机动保镖配合。机动保镖吃完早饭悄悄上楼,电晕了楼梯保镖。然后……七米距离。那只能是机动保镖和门口保镖合作,机动保镖电晕楼梯保镖,摸进保镖主管书房。这时候门口保镖开门进入卧室,杀死何刚。机动保镖飞奔到卧室门口,电晕门口保镖,而后示警。时间非常勉强,并且保镖主管监控中能看见楼梯保镖被袭击。

    苏诚牛气哄哄道:“给你们一个提示,不要被门口保镖昏迷假象所骗。门口保镖的手机被人掉包了,他接的电话是一个电击器,你们仔细比对三张电击位置就可以发现,门口保镖被电击的面积更大。”

    宋凯道:“顾问你是说,看守卧室门口的门口保镖不用计算,他随时可以被电晕。”

    “对,也许是他自己电晕自己。”苏诚道:“机动保镖上楼,电晕楼梯保镖……我必须承认左罗说的有道理,这案件凶犯数量不定,也许四个人联手作案也有可能。我们要关注一个重点,机动保镖是负责带走电晕门口保镖的手机,还有电晕楼梯保镖和保镖主管的电击器的人。他示警之后,保镖们纷纷到达,这时候他很容易将电击器和电击电话交给其他接应的人。毕竟幕后老板……呵呵。”

    苏诚道:“陆任一,我们不能碰有关某些人的案件吧?”

    “何刚又不是华太太,为什么不能碰?”陆任一道:“加紧破案,我给大家倒水去。”

    苏诚目送陆任一进入开水房道:“本案最少两名凶犯,其中一名肯定是机动保镖。我目前偏向保镖主管,因为是他安排机动保镖先去吃早饭。但是……他们都是先让机动保镖先去吃早饭。不过从案件来说,保镖主管和机动保镖配合,能完美的作案。”

    “顾问,这可能不对。”方凌道:“根据我的调查,机动保镖和保镖主管之间很深的私人矛盾。保镖经理安排机动保镖进入这小组,目的就是为了互相牵制,谁如果有渎职行为,就会被打小报告。一个团队不可能是完美和谐,管理者需要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来平衡之间的关系。”

    方凌补充:“当然,由于幕后老板的原因,他们也可能联合。”华良很可能是吊死鬼龙头,那要干坏事,下面人自然帮着。何刚比不上华良影响力是客观存在的因素。

    大家沉思中,陆任一给大家加满水,安静坐到一边。

    许久后,左罗问:“机动保镖的衣服是不是证物?”

    方凌查询回答:“是,按照他的口供,他上楼后发现楼梯保镖昏迷,而后用同频道对讲机呼叫了保镖主管,跑向卧室,看见门口保镖昏迷,卧室虚掩。他进入过卧室案发现场,在频道没有回应情况下,他转到了保镖主频道发出示警。”主频道和区域频道是分开,如果不分开,那主频道会乱成一片。因为保镖主管每隔十分钟甚至更短时间就要点名自己的组员,组员必须回答。

    方凌:“所以他的外衣,外裤还有衬衫都被采集。”

    左罗道:“电击产生的热很可能会导致口袋内尼龙发生变化。”

    宋凯回答:“口袋检查过,没有因热发生的变化。”

    左罗道:“查DNA?”

    “还没对西装口袋进行检验。”宋凯道:“老大,这是拼运气。”有可能留有保安们的DNA。

    “也许我们运气会不错呢?”左罗看微笑的苏诚:“笑什么?”

    “一百步笑五十步。”苏诚道:“我觉得不用运气,我认为是必然有他人DNA。”

    妈蛋,又来了……对了,前面一个话题还没有吵完……算了,没心情争论了。左罗后来才理解一百步笑五十步的意思,并非说两个都笨,而是说左罗只想了五十步,苏诚想了一百步,所以苏诚一百步在笑左罗这个五十步。这个笑,是嘲笑。

    ……

    一天在忙碌和等待中过去,左罗和苏诚两人似乎干上了,下班,左罗发动汽车,悠哉的在车门外点根烟。苏诚磨蹭出来,很自然上车,左罗开车回五连小区。回到家中,左罗去洗澡,苏诚拨打外卖电话。而后苏诚去洗澡,左罗接外卖拿食盆,两人看新闻,看电视,吃外卖。结束后左罗收拾,苏诚泡红茶,再看完本地晚间新闻,各自休息。

    很正常吧?正常中不正常的是,两人之间竟然没有任何对话。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两人在警局物证组等候,报告一出来,左罗就打电话:“白雪,带人把机动保镖、门口保镖带到警局,我一会发电子刑拘通知书给你。”

    苏诚打电话:“方凌,你带人把保镖主管抓来,一会有人发刑拘通知书给你。”

    左罗斜眼看苏诚:“有意思吗?”

    “有啊,很有意思。”

    ……

    最后被带来的只有保镖主管和机动保镖。

    苏诚就不说为什么抓保镖主管,左罗无奈,只能是方凌和宋凯陪同苏诚审讯。

    方凌先公式化说了保镖主管的权义,然后苏诚不等保镖主管喊冤,道:“我们速战速决,因为你们这手段太拙劣,我实在不想浪费太多时间……第一份证据,机动保镖的口袋内有你的DNA。”

    保镖主管:“我……”

    苏诚打断:“你和机动保镖一同作案,机动保镖下楼吃早饭。你拨打门口保镖电话,门口保镖被电话电击晕倒,同时机动保镖用餐回来上楼电晕楼梯保镖。你跑向何刚卧室,杀死何刚,你将电击电话交给机动保镖,机动保镖和你进入书房将你电晕。而后示警。时间到位情况下,二十秒足够了。”

    苏诚道:“你戴了橡胶手套作案,作案后机动保镖用手套反套电击电话和电击器,放进口袋。为什么?因为你们知道电击电话和电击器会产生大量的热,有可能破坏口袋的材质。你戴手套时候留下DNA,准确说是两根汗毛留在手套中,机动保镖反套电击器,等同将你DNA放置到自己口袋里。”

    苏诚:“你早先掉包了门口保镖的电话,进入卧室前,将真电话和电击电话调换……我推测到这里,有些奇怪,在你杀人期间,机动保镖在干嘛?我之前认为是你清除了监控资料,但是一想不对,你清除了监控资料,关闭监控话,机动保镖就很难和你做出时间上配合。这个案件非常需要机动保镖和你的配合。所以你不能关闭监控。机动保镖出现在楼梯,你立刻拨打电击电话,当门口保镖接电话:喂的时候,楼梯保镖自然的会探头朝门口保镖位置看,这时候机动保镖对楼梯保镖下手,同时门口保镖被电击。你去卧室杀人,机动保镖去清除资料,关闭监控。两人完事,你回监控室,机动保镖接过手套和反套的电击电话,将你电晕,将电击器一起套入手套中,放进口袋。”

    苏诚道:“别急,我知道你要问证据呢?第一个证据,你的汗毛怎么会到机动保镖的口袋?第二个证据,从现在照片看就知道电击你和电击楼梯保镖的人是左撇子,你是右撇子,你的鼠标在右边,而机动保镖关闭监控,习惯的将鼠标拉到了左边,现场保持了鼠标在左边。物证组模拟了现场,认为机动保镖关闭监控时,你不可能坐在屏幕面前的电脑椅上。”

    苏诚道:“就这些证据,基本就可以断定机动保镖参与作案,你认为他会出卖你吗?我知道你们两个有私人矛盾,只不过因为共同的任务而合作,任务完成了,他下水,会拖你下水吗?”

    苏诚再次制止保镖主管,道:“你等会再说好不好?现在说你的问题,假设你是坐在椅子看屏幕,能发现机动保镖袭击了楼梯保镖。除非你不是坐在椅子上。但是案发现场,你确实晕倒在椅子上,屏幕前。而你的口供说,你一直盯着屏幕……这个案件你还有一个低级错误,你们以前使用的对讲机称之为模拟对讲机,在接何刚这趟活时候,因为模拟对讲机容易被窃听,所以使用了数字对讲机。功能,使用,甚至外观上没有太大区别,主要区别是数字对讲机比模拟对讲机可靠,同时,数字对讲机有数据后台,甚至可以定位你的运动轨迹。”

    宋凯看了眼苏诚,没错,苏诚说的数据后台,定位运动轨迹都没错。但问题是,运动轨迹没有那么精确,移动十来米反应不出来的。至于数据后台是储存录音,保镖主管没有在作案时使用对讲机,自然没有录音。

    苏诚这是下一小赌注,拿到数字对讲机,肯定有人普及下区别。但是在使用后,常年使用模拟对讲机的人,很可能忽视掉数字对讲机有运动轨迹记录的功能,这时候苏诚是提醒保镖主管想起来数字对讲机有这个功能,代表着他携带对讲设备杀人的轨迹被记录。实际上,没有那么精准的轨迹记录。如果保镖主管只了解前半部分,那么他就崩了。假设他全部了解,没关系,之前说了,机动保镖跑不掉的。

    当然也可以先审机动保镖,再审保镖主管,但是这样一来,苏诚就要干两份活,所以苏诚选择了干一份活。

    “怎么?刚做不敢当?”苏诚见保镖主管表情出现惊慌,知道自己小赌注押对了,追问了一句,补充道:“跑不掉的,我先审你,是不想让你开口说谎,希望你能保留点尊严。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到你说了。”

    保镖主管深出口气:“没错,何刚是我杀的。”

    作案过程和苏诚说的一模一样,保镖主管和机动保镖进行了一次精彩的时间配合。他们知道警方一定会将他们列入嫌疑人名单,但是只要警方无法确定是谁犯案,就无法定罪。苏诚第一个扔出的DNA,保镖主管就知道麻烦了。因为机动保镖基本被定死了。机动保镖和自己有私人恩怨,不可能会放过自己。而后苏诚再解释其中现场的细节,保镖主管发现,就算机动保镖不出卖自己,自己也难以圆谎。最后的数字对讲机运动轨迹彻底让他放弃了希望,他认为自己犯了大错,他想起了介绍数字对讲机时候提到的可以记录运动轨迹这个功能。只不过习惯使用模拟对讲机的他,忽视了这个功能。却没想到是想当然之所以然,运动轨迹确实有,只不过小范围运动是无法精确定位的。

    还有苏诚的态度,苏诚不先审机动保镖,并且不让保镖主管插话,一种胜券在握的姿势压制了保镖主管的企图顽抗的心态。苏诚对其姓格进行了了解,知道保镖主管是喜欢面子的人,最后诱导了一句,保留点尊严。

    这案件苏诚有清晰的考虑,假设先审问机动保镖,有可能导致保镖主管的沉默对抗。这是一种人际关系心理学,机动保镖和保镖主管有私人恩怨,保镖主管宁可自己卖掉机动保镖,也不愿意机动保镖卖掉自己。如果是机动保镖卖掉保镖出关,保镖主管可能会选择沉默。

    这一切都是增加审问结果的机率,不代表必然。这一次审问不下来,苏诚是有把握在审问机动保镖时,让机动保镖把保镖主管卖了。合谋作案如同合伙开店一样,看起来双方存在配合和默契,但是当有危机时候,双方会对对方产生不信任的态度,同时内心中将对方的贡献缩小,负面影响加大。

    本案关键在,两个保镖未必敢出卖幕后主使,当然以华良的尿姓是不可能脏手的。两个保镖互相出卖,并不会造成被报复的后果。考虑两人私人恩怨,一个倒霉必然希望有仇怨的另外一个人跟着自己倒霉。要么说幸福就是比较,哪天因为生活打击失去了生活希望,去找个比你惨的人去比较,你会觉得自己生活还是可以的。如果找不到……那确实是相当惨了,但也不灰心,想想非洲,想想印度,总是能找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