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

作者:叶涩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叔,你命中缺我都市狂少别闹,薄先生!总裁爹地宠上天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神医小农民新帝谋婚:重生第一女将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你咋不上天呢?最新章节!

    林文然被呆瓜撩到了,她说出了以前觉得最矫情的一句话:“你可真讨厌。”

    那害羞的表情让靳洛的心像是荒芜之地洒落春日的阳光,瞬间长草了。

    徐彬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你们俩简直是不给我们这种单身狗留活路,是不是,笑笑?”

    苏笑笑卷着头发,目光在宋桥身上流连:“别扯我,我可是很快就要脱单了。”

    徐彬笑嘻嘻地凑了过去:“跟我吗?天啊,我好幸福。”

    苏笑笑“呸”了一声,她瞅着宋桥的方向幽幽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班长就连穿校服都那么好看?

    自从测试念分之后,四班的士气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刘洋也知道自己用力过猛,事后又将功补过地说了些鼓舞振奋人心的话,但都只是杯水车薪起不了本质效果。

    还好学校没两天就组织大家开展爱国教育讲课,无论是高三还是初三,再忙每个班也要在班主任的带领下观看阅兵仪式,学校统一发了光盘,为的就是让大家打起精神来,别没事学点习就喊苦喊累的,学学人家军人铁一般的纪律与意志力。

    刘洋特意选了上午大家精神不错的时间段腾出了一节课,拉上窗帘,投影打开,大屏幕亮了起来。

    很快庄严的天/安/门广场出现在大屏幕上,斗志昂扬的《解放军进行曲的》响起,阅兵还没正式开始,前排的学生就睡倒了一片。

    到了高二下学期,大家也逐渐意识到了升学就在眼前,犹如鲤鱼跳龙门般的高考步步紧逼,已经有很多同学开始在夜里奋战了。

    林文然揉了揉眼睛,外面虽然晴空万里,但一拉上窗帘,昏暗的环境还是让人头脑沉沉,她在太阳穴上点了点风油精,靠在椅子上强打精神看着大屏幕。

    一支支受阅方队徐徐映入她的眼帘,三千人的队伍整齐划一,每个军人脸上显示出威武庄严的神情,一个个昂首挺胸,精神抖擞,迈着整齐一致的步伐走过主席台前。

    虽然经过主席台接受理阅只是几秒钟,却无人知道凝集了多少辛苦的汗水。

    当主席在台上慷慨激昂地喊出“同志们辛苦了!”,军人们嘶吼着沙哑的嗓门回道:“为人民服务!”的那一刻,林文然的心猛地一颤,受到了震撼,她下意识去看靳洛。

    许是光线太昏暗,许是昨晚看书看得太晚眼睛有点模糊……

    林文然居然看到靳洛眼角那一丝丝红。

    靳洛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的上身前倾,两手放在膝盖上,军姿一般的坐姿,黑色的眸子眨也不眨地看着大屏幕。

    林文然看着靳洛,想起了楚风曾经说过的话。

    ——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军二代,惹不起。

    当时她还持怀疑态度,一直觉得可能是他的继父是个军人,可如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认真,眼里透出的炙热与崇敬来看,也许……与他的亲生父亲有关?

    下课铃声响了。

    教室里的学生们往外冲的明显比上学期要少得多。

    很多人选择留在教室里继续做习题或是背单词。

    宋桥放下笔,他起身缓步走到了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进。”

    刘洋正拿着茶杯喝茶,手上还压着正准备判的试卷,看到是宋桥,她笑了:“班长?什么事儿?”身为班主任的她很看好这个话不多品学兼优的学生,平日交代的班级工作也是完成得出色,不仅是她,别的科目老师也对宋桥赞不绝口。

    宋桥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衬衫,蓝色的校服外套搭在手臂上,他皮肤白得让女生都羡慕:“老师,我有事找您商量。”

    几分钟之后。

    刘洋难以理解地看着宋桥:“你确定吗?”

    宋桥点了点头,目光平静地看着刘洋,刘洋叹了口气:“你是班长,学习成绩又拔尖,老师平时没说过你什么,只是这次……”犹豫了一下,看着宋桥坚持的样子,刘洋点了点头,“回去吧,我会考虑。”

    “谢谢老师。”宋桥点头,转身离开。

    刘洋看着他挺拔纤长的背影,摇了摇头:“现在的孩子啊。”

    下午上课前,刘洋别着数学卷子走进了教室。

    大家都是有些吃惊的,这难不成又跟语文老师抢课了?

    刘洋目不斜视,指了指苏笑笑身边的李奥博:“你跟宋桥换一下位置。”

    李奥博有些惊讶地看着刘洋,刘洋点头:“现在就换。”

    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李奥博还是听话地低头收拾书包,宋桥就像早已经准备好了一般,拉上了书包链。

    苏笑笑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砸得快晕了,她转身对着身后的林文然欢呼:“天啊,莫非是老天爷可怜我,听到了我虔诚的祷告?!”

    林文然默默扶额。

    惊喜还不只这一点点,刘洋接着说:“嗯,互帮结对也改一下,都改为现在的同桌。”

    天啊……

    苏笑笑幸福得要流眼泪了,宋桥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把书包放下,坐了下来。

    虽然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她一眼,可是苏笑笑的眼睛已经快要长到他身上了。

    这一节课上的啊……

    苏笑笑从来没觉得语文课文这么可爱,那些拗口的文言文也变得生动活泼起来,尤其是听着它们从身边宋桥的嘴里说出,所有的声音都像是砂纸摩挲的低音,直搓进了她的心里。

    宋桥目不斜视地看着课文分析,唇角不可察觉地上扬。

    靳洛嚼着口香糖,看了看宋桥,又看了看苏笑笑。

    林文然随手拿起了水杯准备喝一口水,刚才下课她偷懒没有去打热水,今天又是大姨妈到来的苦命日子,只能先将就一口了。可当她一口水喝下去时,淡淡的红糖味道自口腔扩散开来,她愣了愣:“笑笑?”

    “叫人家干什么呀,我在背诵课文。”苏笑笑嗲嗲地转过身,冲林文然抛了一个来自“淑女”的媚眼。

    林文然沉默了片刻,指了指自己的杯子:“我的水……”

    苏笑笑的眼睛从宋桥身上拔不下来:“我可没偷喝哦。”

    林文然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半响,她小心翼翼地将视线落在了靳洛身上,靳洛正低着头拿着铅笔在纸上画着什么。

    林文然想去问问他在画什么,又觉得不好意思,还好到哪儿都有徐彬,他扭着头看着靳洛,一手按在画上:“哎呦喂,洛哥,今天这么有雅兴,又开始画画了?”

    靳洛冷哼一声:“爪子。”

    徐彬立即收手。

    再没这么怂的了。

    “这是猫吗?”徐彬盯着靳洛的画看,嘴里叨叨不停:“还挺可爱,这猫还吃糖呢?”

    苏笑笑听见也转过身去,她看着靳洛的画,满眼的惊叹。这一看就不是业余水平,肯定是系统学过的,画面上,一只慵懒的猫咪正趴伏在地上,狭长的眼眸眯着,有点加菲的架势,最可爱的是它两个前爪捧着一个棒棒糖,舌头萌萌地伸出,正舔得开心,惟妙惟肖,逼真极了。

    林文然看着那画,心里一动,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流传周身。

    “原来都是才子啊。”苏笑笑很开心,她一伸手够到了自己的笔记本,“看,巧了,我也刚画了一个。”

    大家兴致勃勃地都看了过去,看清后都沉默了。

    林文然用手抵着脸,一点都不想承认认识这个傻子。

    徐彬最实在,努力辨别苏笑笑的画:“卧槽,你这有点暴力漫画的感觉啊,你这画的是谁,容嬷嬷吗?”

    苏笑笑瞬间怒了,刚才的淑女范儿全无,“这是我的自画像!”

    徐彬:……

    靳洛:……

    林文然:……

    前排没有参与的宋桥摇了摇头,真是……傻兮兮。

    煎熬着,忍耐着,眼看着要放学,徐彬拿着表开始掐点,每隔十分钟就报一次时间,在还有十分钟放学的时候,苏笑笑已经把书包收拾好,捋顺头发准备出去嗨了。

    宋桥从兜里掏出一份试卷,放在了她身边。

    “这是什么?”苏笑笑看着宋桥,眼里带着笑意,“情书么?”

    宋桥冰着脸看着她:“试卷。”

    苏笑笑:……

    “我要这个干什么?”苏笑笑没有接的意思。

    宋桥面无表情:“老师交代的,结对后,帮你提升成绩。”

    犹豫了一会儿,苏笑笑接过试卷看了看:“啊?化学啊……班长,你不要这样啊,可别因为一张卷子把我对你的美好念想给磨灭。”

    宋桥不看她:“最好如此。”

    苏笑笑郁闷了,林文然低着头偷笑,教室门口传来喧嚣声阵阵。

    几个人都抬头往外看凑热闹,靳洛枕着胳膊已经睡足了两节课,对于喧闹声不闻不问。

    隐约中,徐彬听清了:“好像是一个什么散打运动员吧,这些花痴小姑娘,至于吗?”

    一直睡着的靳洛身子一滞,缓缓坐了起来。

    苏笑笑卷着头发:“运动员来咱们这儿干什么?”

    话音刚落,放学铃声响起,门被推开了,伴随着小姑娘们的议论声,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站在门口,鼻梁挺俏,剑眉锋利,对于大家的围观似乎稀松平常,嘴角始终挂着笑容。对小姑娘送过来的签名本也来者不拒,签完名,他摘下墨镜,一双含情眼更是勾走了粉丝们的心,他冲靳洛挥手:“洛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