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共参家传功法

作者:穷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快穿:心机BOSS日日撩快穿:男神,有点燃!治愈快穿:黑化男神,来抱抱快穿:女配又苏又甜快穿:邪帝,坏透了!快穿:魔王大人,极致宠快穿:花样男神,何弃撩!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动画世界大冒险最新章节!

    师父让邱明平时可修习家传的口诀,本来邱明还想着有不懂的去问师父呢,现在问这些师兄也一样。

    “各位师兄,我有一家传口诀,配合有招式动作,师父说平时也可修习,强身健体。不过里面有许多我不太懂,我说出来,你们帮我指点一下行吗?”

    “小师弟家传的不是佛门秘术?”赵道长好奇的问道,同时还看着邱明那只有头发茬的脑袋,跟他们的长发比起来,太显眼了。

    邱明脑海中蹦出一个画面,一个老和尚领着一个小和尚介绍给别人:“这是我儿子,我们家祖传三代都是好和尚。”

    虽然他知道不是所有的佛教都禁止婚育,但还是感觉浓浓的违和感。只是一说到和尚,他就总是会想起戒贪、戒嗔、戒痴他们三个,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好了,不要开玩笑。小师弟,你家传的秘术不介意我们学会?”葆光子摆出大师兄的威严,制止了大家的嬉笑。

    “不介意。大家共同参悟,也比我一个人自己琢磨要好得多。再说我还不是要跟各位师兄学习一些秘术,各位师兄难道还会藏拙不成?”

    这些人说不定也会一些非上清观的秘术,拿这个家传秘术做人情,对邱明来说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邱明先把口诀说出来,然后将十八个动作一一展示。不需要坚持多长时间,只需要摆出来姿势就行,邱明也没觉得太累。

    当邱明展示完毕,就看到所有师兄都在那里模仿,还有的脸上带着一些思索的表情。

    葆光子内心有些震动,这个小师弟的家传秘术,跟他所了解过的练气口诀很是不同,配合这些动作,对身体潜力的开发有着很大的效果。

    他们修道之人,也需要有强健的体魄。古时曾有人只注重精神修行,忽略身体,结果已到可以阳神出窍的境界了,但是肉~身却已枯朽,只能另觅驱壳,或选择尸解,再难真正登仙。

    反倒是一些以武入道的人,虽然精神修行差很多,没有各种神奇莫测的术法,单凭一口飞剑,就能纵横九州。

    这是葆光子最为羡慕的,所以他也是主修飞剑之术,但同时练了一手出神入化的击剑之术,用来强身,他可不想最终尸解升仙。

    “呼~小师弟家传这个秘术很厉害啊,不过要想修至大成,极为艰难。”赵道长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呼出一口浊气叹道。

    “五师弟,那是对你很难。你每天除了诵读经文,就是研究丹道,还时常以自身实验丹药效果,你的体内,早已积聚了许多丹毒。”二师兄说道。

    “是啊,五师弟,你就没有发现,小师弟这个家传秘术,其实对你是最为适合的吗?这个可由内而外的淬炼你的经脉、肉~身,你若长时间练习,或可排出体内丹毒。”三师兄补充道。

    赵道长面露惊疑,他再次照着那些动作做了一遍,然后直接盘坐在地上,过了几分钟睁开眼睛:“似乎真的有效果!看来师兄们说得对,这个对我来说,还真是最为适合,如此的倒是要多谢小师弟了。”

    “五师兄客气了。”邱明也很惊讶,老爹教给他的功法,竟然这么厉害,看来不只是能强身健体啊,难怪师父让他也配合着练习呢。

    “大师兄,你看这句‘洞中玄虚,使我自然’是什么意思?”赵道长问道。

    “二师兄,这句‘按行五岳,秽炁分散’是何解?”六师兄问道。

    大家都在互相探讨,邱明说的那些口诀的含义。邱明自己隐隐有着一些理解,但是不知道对错,于是也不说话,就听着几位师兄讨论,看看到底是何意,与他理解的是否有不同。

    大师兄与二师兄修行时间最久,对道家精义理解最深。他们平时也多给师弟们解惑,师父曾言,与他人解惑,同样也是对自身修行的一次检测。

    因为或许师弟们问出来的问题,就是你曾经所没有考虑过的。修行路上,每个人的理解都有所不同。

    全盘照搬先人的,那么最终的成就,很难超过先人。只有结合自身对道的不同理解,才有可能走出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道路,从而超越先贤,立地成仙。

    大家互相询问,互相讨论,邱明听到师兄们的理解,也感觉大有收获,他不只是对父亲传给他的口诀理解加深了许多,好像对道家的精义,也更加能体会到了。

    让邱明很好奇的是,一些他都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六师兄、七师兄也要问呢?他们入门更早,这些不应该是最为基础的吗?

    邱明却忘了,如果不是有了那颗道种,他连口诀的一点都理解不了。不是别的师兄太笨,而是那颗道种,让邱明本身的起~点就比其他师兄更高。

    ……

    天色已晚,今天那些不记名弟子返回道观,王守中看到隔壁的屋子门开着,里面的东西却都不见了。

    怎么回事,难道晓明兄被师父赶下山了?

    就说砍树太快是没什么用的,樵夫的砍树速度比他们很多人都快,师父为什么不收那些人为弟子?

    关键是看诚心,像他这样一心求道,才会打动师傅。就像马道长,天天砍树比其他人都快,但师父会收他为徒吗?还不是继续在这儿砍树?

    王守中自以为得计,脸上带着一丝得意,同时又为邱明感到可惜。毕竟他们是同时上山的,算是最熟的人了。修道之路果然是孤独的,未来我要一个人走了。

    听见了敲钟,王守中跟其他不记名弟子一起去斋堂,刚刚坐下,他就猛地从凳子上弹起来,瞪大眼睛。

    怎么回事,为什么邱明坐在了师父那一桌?为什么邱明穿上了长衫道袍?难道说,邱明成为师父的亲传弟子了?

    大师兄葆光子站起来:“邱师弟已被师父收为亲传弟子,其他人也要努力。如果坚持不住,那就下山去吧。”

    所有不记名弟子都投来羡慕的眼神,但其中,也有几个夹杂着妒忌。

    王守中内心非常不平衡,我这么诚心求道,师父为什么不收我,而是收了邱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