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自说自话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小说章节目录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重生之都市仙尊三寸人间极品仙尊混都市仙宫总裁爹地超给力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毕竟北京的同志更涵养一些,李处长用眼色止住了大家善意的戏谑,接着按照调研程序问:“这些钱能否够全家一年的支配”?

    村长愈发整不清楚了,只得又无奈而羞愧地又朝自己的兄弟庄峰看了那么一看。

    当着北京的学者型官员,贵为市长的庄峰又哪里敢发作什么,语气平缓地说:“就是问你,这些钱够不够一年用的”!

    村长如释重任,赶忙回答说:“也够,也不够”。

    处长奇怪得很,问到:“这是什么原因”。

    村长听了他这样自己也能听懂的人话,情绪就稍微放开了一些,拿出摆龙门阵的姿势说:“农村人么,命贱,只是怕个病,如果没有病啊什么的,一年就买点油盐酱醋,再置一些衣服,也就够了”。

    处长想起国家这几年声势浩大地推开的农村合作医疗,就说:“国家不是有个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规定人人都可以报销部分医药费的吗,怎么还会愁呢”?

    “小病当然可以对付,但是如果换了大病,我们就没有办法了。毕竟国家只给报销一小部分,大头还是我们出啊”!村长回答说。

    处长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就关切地问:“那么这里生大病的人多吗”?

    “怎么不多,现在这个社会,什么怪病都有,以前都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我们就想,是不是现在我们老是吃些什么都洒了化肥农药的,还有什么的那种转什么的东西的太多了”。

    调研组的人都听的明白,村长说的是转基因呢。

    村长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就拉过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自家小孩,说:“这就是我最小的儿子。还是去年,突然就得了一种怪病,我们送他到乡里的卫生院,他们说没有办法,我们又送到县医院,医院的人也没说能不能治好,却首先要我们交五千元钱。您们知道,我这辈子哪里听说过那么多钱啊?就狠了心把他拉回来了,心里想着,反正农村人命苦,他是死是活就只随老天爷去了”。

    众人听得,一片唏嘘。

    处长这个时候也是满腹恻隐,他环顾了一下村长家里的摆设,只见一张低矮破败的小方桌支着一台黑白电视机,这是他看见的村长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了,他叹了口气,回身对村长说:“以后再碰上这种事情,包括这里的乡亲们,有什么事情和困难,要千方百计地找当地的政府,相信政府会帮助我们村民度过难关的”。

    村长回答着“好”。

    调查组还是很能吃苦的,调研到了下午两点,村长一家才把菜弄好,主妇既欣喜又害羞地来招呼大家吃饭,众人看那菜时,却是村长把自家养的唯一的一条狗杀了,这是山上人家招待贵客才上的最上等的东西。

    庄峰知道,这么一条狗,拿到市场去卖,可以换回四、五百元的呢!就十分自责本民族的人是这样愚蠢和憨笨,没有半点经济脑子。

    因为山上的人们多数居住得很分散,这次领调研组来搞调研,庄峰做得很隐蔽也很巧妙,并没有领着他们冒失地到自己的家里,这不是庄峰的悭吝,而是出于一种成熟的政治考虑,自己的那个家,装修得太豪华了,如果空有热情和大方,没有周全的考虑,让调研组的人看了,觉得你一个市长的家怎么就和其他人家不一样,搞得如此豪华,是不是你有什么样的经济问题吧?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果然边吃着饭,北京的处长和省里的副主任既是夸奖又是感叹地对庄峰说:“这么一个地方能走出你这样一个党的高级干部,十分的不容易啊”,

    庄峰听了且喜且惊,暗暗说自己的做法真是正确极了。

    回来的路上,处长又拍着肥胖的肚子感叹说:“都说住在城市,吃在农村,此言当真不虚”!

    庄峰却没有听到他的这番感叹,他仍然沉浸在对故土的伤感之中,只是一步一回头地拿了自己故乡张望,等到登上车,一路左转右绕的,再想回望时,自己那个贫弱凄凉的家乡哪里还有半分影子?

    华子建也为今天看到了农村景象震惊了,这里确实太穷,比起柳林市来,只怕都有天壤之别,华子建就在一路思考着,难道这就是因为地理环境的问题吗?

    难道就没有一些管理者自身的问题?

    华子建在整个路上都是心情沉重的,车还在摇晃,坐在华子建前面的是王稼祥,由于座位的问题,华子建今天没有带秘书小赵。

    出了这个乡的地界,路况才好了一点,这时候,华子建看看前面的王稼祥,说:“稼祥,市委那面你们没有通知吗?”

    王稼祥摇了一下头说:“连我也是刚知道的,估计人家直接通知给了路秘书长,这样的考察有时候不发文的,都是他们系统内部的考察。”

    华子建嗯了一声,说:“要不你问一下冀书记,下午到市里吃饭他能来吗?”

    王稼祥就拿出了手机,想了想,说:“我通知不好吧?”

    “没人让你通知啊,就是问一下。”说完,华子建就眨了一下眼。

    王稼祥就明白了,拨通了电话,说:“我王稼祥啊,你小魏吧,书记方便接电话吗?”

    小魏知道王稼祥和冀良青关系特殊,就说:“稍等一下,我给你转进去。”

    王稼祥就等了那么十几秒的时间,电话中传来了冀良青的声音:“稼祥,什么事情啊。”

    王稼祥说:“我和华市长正在陪同省上和北京的客人,下午返回市区要一起吃饭,你能出面吗?”

    那面就停顿了一下,冀良青问:“什么客人,我怎么不知道?谁负责接待的。”

    王稼祥就一五一十的把情况说了,最后说:“书记,你一会要来了可别说是我给你说的啊,我到不怕什么,问题是我坐的华市长的车,这万一庄市长迁怒到华市长头上,那就不好了。”

    冀良青冷冷的“哼”了一声,一下就压断了电话。

    王稼祥转头看看华子建,做了个鬼脸说:“书记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华子建装着没有听见,就把眼光投到了窗外,看着路旁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汹涌澎湃,雄伟壮丽.,华子建想,山虽无言,然非无声。那飞流直下的瀑布,是它地裂般的怒吼;那潺潺而流的小溪,是它优美的琴声倾诉;那汩汩而涌的泉水,是它靓丽的歌喉展示;那怒吼的松涛,是山对肆虐狂风之抗议;那清脆的滴嗒,是山对流逝岁月之记录。

    而自己,也将要像这大自然一样,抗拒着四面八方的压力,迎接着每一个朝阳。

    今天招待省里和北京客人晚饭是安排在新屏市很有档次的地方,金峰大酒店里面,这地方很有情调,席面设在竹林深处的一个凉亭里,秋风中,这里一点都没有汗出,当然,这与身后站着一个妙龄女郎不住地给你扇风分不开,顺便说一下,这里是不用电风扇的,所有的清凉都是由小姑娘手里的扇子来提供的,说是纯自然。菜色很美,酒就更加对庄峰的味,是那种带着一种淡淡的清香的用好多种名贵中药泡出来的酒。

    这还不说,围着桌子边上转的这些个姑娘,一个个都长得面罗罗的粉嫩嫩的甚是勾人,她们穿的衣服就很少,上身是紧身小褂,莲藕般白嫩的胳膊露到了肩头;胸部鼓着有如小山包,只要她们一举手,于是从她们腋下的衣服口子里就会很诱人地露出一些让人砰然心动的景色来。

    下身是超短裙。那裙子短到刚好将铜锣一般的屁股遮着,于是,玉柱般光鲜可人的大腿就很耀眼地在跟前晃着。如果说桌上的菜味道很好的话,那这些姑娘就真可谓是秀色可餐了。

    据说,金峰大酒店的老板招女服务员条件很苛刻,一要看脸模子上不上彩,二要看身架子有没有形,三要听声音甜不甜糯,这是最基本的三样,但即使是这三样都达到了标准也不一定录用,还有一个更为厉害的关要过,那就是要整个的脱光了衣服,让老板娘对应聘者的肤色进行品评,一般来说是要皮肤白的,如果皮肤不白但很细嫩也可以考虑。

    此外,还要奶奶比较挺的,要小腹下的那一段情很有特色的等等,这些过关了方才被录用。

    当然,这里的小姐工资那也是很高的,基本工资就是两千多,外带抽成,客人给的小费不算,一个月下来那也有五六千甚至更多!

    宴会开始了,佳肴珍馐、鲍参翅肚满桌,众宾客觥筹交错、推杯过盏,此刻,酒宴已经有一些热闹的景象了,有几个家伙趁着酒兴时不时地与小姐们来上那么一下,挨挨擦擦地在人家的手上腿上甚或屁股上来上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