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严惩不贷

作者:云下飞雪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毒妃在上魔帝在上:盛宠腹黑二小姐女剑仙毒医特工:邪君狂后拐个王爷来生娃至尊特工三国之大汉崛起寻宝全世界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穿越明末之重铸帝国最新章节!

    174严惩不贷

    (各位书友大大们,订阅不给力啊,希望各位书友能收藏订阅本书支持一下,每天辛辛苦苦的码字,真心不易!!!)

    周庄现在被他打下了,他建立根据地的第一步算是稳稳的踏出去了,算是开了一个好头,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做。

    “大当家,饭已经做好了,是不是给你打一份过来?”就在李子霄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石英出现在了大厅门口,对李子霄问道。

    李子霄的思路顿时便被打断了,于是收起了脑子中这些胡思乱想的念头。

    他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就不搞特殊化了,还是我自己去吧,告诉周大柱那帮家伙们别玩得太过了。今晚各处的哨岗,可已经安排好了吗?”

    “回禀大当家,今晚是张二狗子当值,哨岗的安排都归他负责,我这便去看看!”石英赶紧回答到。

    白龙军每日都会安排一个轮值官负责对驻地执勤,今日刚好轮到张二狗子负责此事。

    虽然上午攻打周家庄的时候张二狗子受了轻伤,但是经过随队军医们的处置之后,张二狗子倒是并无大碍,所以轮值之事还是由他负责。

    李子霄在率军攻入庄子之后,便将这件事交代了下去,只是刚才他满脑子都在思考他们下一步该如何走的问题,所以一时间居然忘了这件事。

    “不用了,你跟我一起去吧!虽然周家庄已经拿下了,但是我们也不可掉以轻心,我亲自去查岗吧!”

    李子霄抚着桌子站了起来,伸手接过石英给他递过来的一把新腰刀,挂在了腰间,。

    李子霄也不带其他护卫,只带了石英一个人,便出了这个临时休息的周家宅子。

    走到了周家庄的街道上,这一块区域乃是周家族人聚居的宅院区,周家奴仆们是不可能住在这里的。

    从各处宅院之中,不断的传出女人的哭啼声,让李子霄有些心烦意乱的感觉,而且秩序比较混乱。

    一些兵卒带着捉狭的笑容,不时的在各户宅院之中出入,人性的丑陋在这一刻,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好在这些家伙们还没有彻底忘乎所以,一看到李子霄便赶紧靠墙让路,自动立正挺直身体对李子霄抚胸敬礼。

    李子霄也懒得去呵斥他们,反正入庄后放纵一晚是他说的,总不能让他言而无信,食言而肥吧!

    何况今日过后,天知道这帮家伙跟着他还能活多长时间,所以稍事让他们放纵一下,也不见得就不好。

    李子霄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也不去对这帮遇到的家伙们还礼,摆摆手让他们自行行事去。

    这帮家伙于是立即如蒙大赦一般,嘻嘻哈哈的跑去,找自己的乐子去了。

    “石英,你怎么没跟其他弟兄一样,去找个女人呢?”李子霄一边走,一边对紧跟在他身后的石英问道。

    石英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答道:“属下不喜欢女人,大当家您身边不能没人,小的不能随便离开!”

    李子霄扭头看了一下石英,石英的皮肤更显得黝黑了许多,就如同生铁一般的颜色,配上他平日里生硬的表情、丑陋的面容,真心没几个人敢靠近他。

    李子霄回想了一下,自从石英当了他的侍卫队长之后,还真没记得什么时候见不到石英的。

    往往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招呼一声,石英马上便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自己只不过对石英有了一次小小的知遇之恩,但是石英却等于把命都交给了自己。

    而自己有时候,还真的有些忽视石英的感受,不由得心中微微的产生出一种歉意。

    “哈哈,哪有男人不喜欢女人的,更不能没有女人,要不然你咋给你老石家传宗接代啊。

    等咱们安定下来,我亲自给你说一门亲事,或者你遇到什么喜欢的女子,就尽管跟我说,我亲自派人给你提亲。”

    李子霄笑了一声,对着石英问道。

    “谢大当家的。”这个时候石英也咧嘴嘿嘿一下,别说,还是一如既往的丑陋无比。

    李子霄又伸手重重的拍了拍石英,大手捏了一下石英的肩膀,两个人继续朝着庄门方向走去。

    当他们缓步登上了庄墙之后,李子霄和石英举目四望了一下,当看到庄门楼上面只有一个靠着墙打瞌睡的兵卒.。

    而且四下望去,庄墙上其它地方却再没看到其他留守的哨岗的时候,李子霄的脸色便彻底沉了下来。

    他大步走到了这个正在昏昏欲睡的哨兵面前,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那个在庄门值哨的兵卒听到了面前的声音,身体激灵了一下抬起了头,睡眼惺忪的朝着李子霄望去。

    当借着灯笼看清了李子霄的脸之后,他如同被电了一下一般,腾的一下便挺直了身体,大声叫道:“小的参见大当家!”

    此时李子霄脸色阴沉的,如同要滴下水一般,强自克制着自己的怒气。

    尽可能的用平静的语气对他问道:“这里只有你一个值哨的吗?其他人呢?我怎么没有见到还有其他哨岗?”

    这个值哨的兵卒显得很紧张,眼神闪烁着不敢和李子霄对视,支支唔唔的答道:“回……回大当家的话,这儿这儿只有小的一个,其他其他人都都……”

    这个时候李子霄看到这名兵卒说不下去了,那里还不知道剩下的人都干嘛去了,他的怒火终于再也压制不住了。

    李子霄怒吼道:“好了,不用说了。这里老子先替你站岗,老子给你半刻钟的时间,去把张二狗子给老子找来。

    老子不管他现在在哪个娘们的肚皮上,一刻钟之后,老子要在这里见到他,如果见不到他,老子就砍了你的脑袋,听清楚了嘛!”

    那个白龙军兵卒听完李子霄的话后,条件反射的立即双腿绷直挺胸,大声叫道:“是,遵命!”然后二话不说,撒丫子便朝着庄子里面奔去。

    别说,张二狗子这会儿舒坦着呢,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大床上,浑身身边躺了一个皮肤细白的年轻女子。

    这个女人正是那周大虎刚纳了不足一个月的一房小妾,可惜的是这会儿却成了张二狗子的玩物。

    虽说平日里张二狗子生性胆小、懦弱,但是当一只老鼠和一群狼生活久了后,这只老鼠也会受到狼群的影响,多少变得有些血性了。

    今天张二狗子没敢参与攻庄之战,但当白龙军杀进周庄后,他却主动带人参与到周庄内残余周家族人的清理中。

    这些都是小打小闹,根本没有什么危险,正好适合张二狗子,他也乐得这样做,省得老是让人说他胆小。

    天黑之后,他便去俘获的周家族人之中捞了一个这个女人,带到了靠近庄门的这个宅院之中,使劲的折腾了这个女人一通。

    至于今晚是他值班安排岗哨的事情,他只是稍微对手下人说了一声,就没去理会。

    反正他认为这会白龙军在周庄,没人敢过来招惹他们的,随便安排个岗哨就可以了。。

    这会儿他刚刚折腾完躺下,打算好好的享受一下,这周家华丽奢侈的大床,但是没成想的是他还没有睡着,便听到了外面有人在外面叫他。

    “他奶奶的,老子这才刚睡下,又他娘的有什么事儿?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事来麻烦老子?”

    张二狗子听到声音之后,先是惊了一下。

    在听清外面并没有大乱的声音,便又瘫在了床上,骂骂咧咧懒洋洋的隔着窗子,不耐烦的对外面问道。

    “回禀副队,是大当家让小的来找你的,大当家这会儿正在庄门哪儿候着您,请您赶紧过去呢。”

    外面的兵卒立即紧张的答道。

    张二狗子听罢之后,心中猛的一紧,赶紧摸黑抓起了衣服穿在了身上,跳下床摸到床边的靴子蹬在脚上,急急忙忙的便从屋子里面冲了出来。

    “他奶奶的,你怎么不早说?大当家找我干什么?”

    张二狗子气急败坏的冲出屋子,连门都忘了带上,立即便对着那个跑来叫他的手下骂道。

    那个兵卒支支唔唔的说道:“大当家今晚过来查岗,看到兄弟们都不在,好像生气了,脸色变得好难看,您还是快点过去看看吧。”

    张二狗子听完这名手下的话后,心里咯噔一下子,心道:不好了,在嘟囔着骂了一句,立刻冲出了院子,朝着庄门跑去。

    当他爬上了周家庄墙,远远的便看到亮着灯笼的庄门楼处,一左一右笔直的站着两个人。

    张二狗子一边跑赶紧奔过去,心里面琢磨道:坏了,今天我他娘的只是随便安排了一下值哨的事情,便忙着跑去玩女人去了。

    现在肯定是这件事出了纰漏,又恰好被李子霄亲自查岗发现了,顿时张二狗子感觉自己浑身发热,头皮直冒汗。

    “大当家,您……您怎么在这儿呀!值哨的人呢?都他娘的死哪儿去了?”

    张二狗子奔至大门处,陪着笑脸对李子霄说道,然后看看周围空荡荡的庄墙,假装愤怒的吼了两声。

    李子霄面沉如水,瞧也不瞧衣冠不整的张二狗子一眼,心中的厌恶就更重了。

    然后他冷笑了一声,说道:“张二狗子,今天是你负责值夜班吧,这就是你安排的岗哨,估计现在从外面杀来一支官兵,咱们都不知道吧!”

    张二狗子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累的,此时身上冒出了一身的大汗。

    他一脸尴尬的干笑了一下,讪讪的对李子霄说道:“这个是属下疏忽了。

    不过属下觉得,现在放眼永城县境内,只要咱白龙军到的地方,什么宵小还敢来捋您的虎须呀!

    咱们这白龙军的大旗,只要朝着一竖,那些宵小还不望风而逃呀!”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张二狗子脑筋活,立即便意识到了李子霄因为什么而愤怒了,于是见面先一通马屁拍了过去,希望王子心情可以好点。

    “放屁,你给老子闭嘴。张二狗子,你少给老子拍马屁,这套在老子这行不通,你难道不记得咱们白龙军定下的军规了嘛!

    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允许松懈,尤其是夜间的岗哨,更必须是用心安排,绝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

    我不管你们今晚是如何放纵,但是你们敢完成的任务,一件都不能少,不该犯的规定一条都不能犯。

    而且张二狗子你给老子记住了,这天底下能人辈出,别以为现在咱们接连获得两场胜利,就可以骄傲自满,目中无人了。

    咱们现在还没到可以高枕无忧的时候,今晚你竟然敢违逆老子的命令,将安排夜间岗哨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这种情况我遇到一次,定要严惩不贷,绝不姑息。这次念你初犯,明天天亮,去找石头领三十鞭刑,上马鹏喂马十天,以儆效尤。.

    现在你立刻将那些本应该今晚站岗,现在去没来的那帮子家伙们,全都找回来,明天一早,同样去找石头这里领罚。

    石英,我们走!”李子霄听完张二狗子的话后,就更生气了,劈头对着张二狗子一顿呵斥。

    说罢之后,李子霄立即便转身带着石英下了庄墙,朝着庄内走去,只剩下了一脸目瞪口呆的张二狗子,还留在庄墙上面。

    听到李子霄竟然要对他执行三十鞭刑,还要去喂马十天,这个时候张二狗子心里面满不是滋味。

    再怎么说他也算是跟随李子霄起家的老人了,而且还屡立战功,但是李子霄为了这哨岗的事情,却还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

    这一通臭骂,让他脸色都有些挂不住,看着李子霄和石英离去的背影,张二狗子实在是气不过。

    他忍不住朝地上啐了一口,小声骂道:“大当家,真是你也是过河拆桥的主儿,你这才威风了几天啊!

    要不是咱们哥几个为你出生入死,劳心劳力,你他娘的能有今天这风光?不就是一点小过错嘛,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老子留。

    你还在这里看什么看?还不他娘的赶紧去把将那些负责今晚站岗的兔崽子们找回来,难道还要老子亲自去找人不成!”

    张二狗子很不满的,嘟嘟囔囔骂了两句,然后便转头对旁边那明白龙军兵卒,沉声怒骂道。

    张二狗子确实没有约束安排好手下值哨,这帮家伙们现在早就已经一哄而散,跑的庄子里面到处都是。.

    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找不回来,至于今晚是属于他们站岗执勤的事情,估计他们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