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算计

作者:三观犹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小说章节目录三寸人间重生之都市仙尊极品仙尊混都市仙宫总裁爹地超给力天下第九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赵拦江走后,宇文天禄极为小心的控制体内的暴雨梨花针。这些梨花针钻入经脉之中,不运内力还好,一旦运功,顺着经脉四处流窜,幸亏他武功早已臻化境,护住了五脏六腑。

    将近一个时辰,仅有三枚梨花针被逼出体外,而这样的梨花针,在宇文天禄体内尚有数百枚,按这个速度,他需十日之内不吃不喝不睡,才能将全部梨花针逼出去。

    而宇文天禄等不起!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形状奇怪的哨子,放在口边,吹出低沉的呜咽声,约莫半个时辰后,宇文圭率领曲是非、傅清泉、漠北双雄等人找到了山洞。

    宇文圭见他面色苍白、额头满是汗珠,左边断臂虽已止血,但伤口处一片殷红,望之触目惊心,他道,“老爷,要不要先回军营?”

    宇文天禄摇头,反问,“李仙成反了?”

    “反了。”

    宇文天禄自言自语道,“没想到他如此忍不住气,倒也省了不少功夫。”

    与征西军相比,宇文圭更关心宇文天禄的伤势,“老爷,那您的伤?”

    宇文天禄皱了皱眉,“我体内中了暴雨梨花针,玄铁石已经没有用处,我现在需要去一趟招摇山,用水月洞天的重水来驱针,此事务必保密,绝不可泄露出去!不出意料,三日之内,北周、西楚必会向我大军发动攻击,传令梁总兵,死守横断山,在我出山之前,绝不可后退一步!十日。”

    宇文圭恭敬道,“遵命。老爷,这里距招摇山将近三百里,您又受伤,我这就找梁总兵调一队兵马过来,护送您过去。”

    宇文天禄摆摆手,“人多目标大,容易暴露行踪,我已经找好了人选。”说罢,他命令比目组织众人潜入隐阳城,摸清李仙成的动向,“还有,必要时,帮那个赵拦江一把!”

    待众人离去,宇文圭这才跪下道,“属下办事不力,令比目之中混入奸细,使主人身临险境,请主人责罚。”

    宇文圭初来时,宇文天禄以右手拇指及无名指做了一个弹指的微手势,这是宇文天禄与众亲信的暗语,意思是队伍之中混入了内奸,他心中咯噔一下,便知闯了祸事,方才众人都在,他只得尽力配合,待其余人走后,他赶紧跪下请罪。

    宇文天禄道,“你觉得会是谁向李仙成通风报信?”

    比目十三之中,以曲是非武功最高,此人心胸狭隘,喜怒显于色,嫌疑最小;傅清泉是华山戒律堂长老,他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更不像是通风报信之人;漠北双雄系中途临时加入,这段时日出工不出力,嫌疑不大。而可能性最高的,反而是杂货铺老板徐阳,这些年来,他暗中与李仙成有无来往,?谁也不清楚。

    宇文圭乃谨慎之人,对于这种事情,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他也难以妄下结论,他道,“属下会一一查明后,再做处置。”

    远处,传来一阵鼓声。

    隐阳城封城了。

    宇文天禄望着西方,神情凝重,今日之事,本在计划之中,却没有料到,赵拦江的出现,让他身负重伤,打乱了他的部署。

    宇文圭又道,“据探子来报,三日前,北周营内出现虎头旗。”

    虎头旗,正是北周战神拓跋牛人的帅旗,

    此人战功赫赫,一生未尝败绩,之前正是他的大军,将大明北疆扰得不得安宁,成就了定北王薛怀“乌龟战术”的诨号。

    宇文天禄冷冷道,“没想到,拓跋牛人也来凑热闹。”

    若北周、西楚联手,加上李仙成的白马义从,大明征西军可谓身处险境,宇文天禄皱了皱眉,道,“赵拦江啊,赵拦江,你莫要让我失望。”

    ……

    隐阳城头。

    鼓声如雨点一般密集响起,两长、两短,六长,如此往复,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这正是全城戒严的号令。

    上次全城封城,还是二十年前,宇文天禄率军围困隐阳之时,自隐阳归顺大明以来,二十年间,从未有过全城禁闭,就算流寇来袭,最多也只是关闭城门,而不是家家户户闭门不出。

    李不凡也觉得奇怪,送葬队伍出城之后,到了下午,仅有李仙成率白马义从回到城内,而先前为金刀王送行的百姓,竟无一回城。

    “难道是西楚军队打过来了?”

    数骑快马敲锣,在城内狂奔,宣读着封城的命令,遇到动作迟缓者,便是一顿马鞭。

    城内流言四起,有人说是送葬队伍遭到了西楚军队拦截,将近千人惨遭杀害,也有人说,大明征西军偷袭了隐阳百姓,大明要放弃隐阳城了。

    几名军丁来到城头之上。

    大明日月旗,缓缓降了下来。

    取而代之的是隐阳城旗!

    一队白马义从来到城门口,对守门卫上众人道,“大明朝廷军队屠杀我隐阳百姓,白马义从遭伏击,奉城主之命,隐阳城今日宣布独立,不再听大明宣调!”

    一名身穿大明官府的官员,被众人推搡着,来到城头,此人蓬头垢面,已是满头血污,李不凡认出,此人正是隐阳知府曹之唤。

    曹之唤此刻浑身颤抖,跪在城头之上,不断磕头,“我要见李城主,我是朝廷命官!”

    众人一阵轰然,一名军士上前一脚将他踩在地上,“朝廷命官?去你娘的朝廷命官!”

    曹之唤道,“不要杀我,我还有用!”

    那人笑道,“你的人头,确实有用!”

    说罢,长刀举起,将曹之唤脑袋砍了下来,用一杆长枪挑起,与另外一人的头颅,挂在了隐阳城头。

    城门校尉问,“李先忠李将军何在?”

    那人道,“我乃白马义从龙骑卫大统领李彪,从此刻起,接手隐阳城防务,隐阳城进入全城戒严,未得城主命令,不得私自开城门。”

    “兵变!”

    李不凡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他正要离开,却被两名白马义从拦住,长刀架在脖子上,“你要去哪里?”

    李不凡不敢乱动,挤出一个笑容,道,“人有三急嘛。”

    白马义从道,“未得命令,不得离开,尿裤子里!”

    狼烟四起。

    这一日,其余十八城也纷纷宣布独立,脱离大明版图,卦起了隐阳旗。原大明派驻的大小官员,尽数遭杀,家眷统统关入大牢之中。

    隐阳城是大明边城,也是征西军的大后方,后院起火,整个西线局势必然会掀起滔天巨浪,大明军队腹背受敌,横断

    山战线绵延百里,以大明朝廷脾性,不出几日,军队便会杀到隐阳城下。

    整个隐阳城虽然全城戒严,依旧出现若干打砸抢暴力事件,有些是应激性群体事件,有些是趁战乱将起浑水摸鱼,也有城主府安排的处理政敌的手段,其中城内第三大家族刘乡绅家中产业,遭到一伙蒙面暴徒的抢劫,金银财宝被掳掠一空。

    隐阳城,陷入动荡之中。

    ……

    萧金衍、李倾城没有找到赵拦江,反而遇到了宇文天禄,确切说,是宇文天禄找到了他二人。萧、李二人见他面色苍白,受伤极为严重,也忍不住大吃一惊。

    “赵拦江人呢?”

    宇文天禄道,“放心,死不了。”

    一口气行了数里,宇文天禄内力不济,脚步有些虚浮,他道,“现在,他应该在去一线天的路上。”

    横断山脉绵延数百里,连接北周、西楚、大明三国,赤水横穿此山脉,又有葫芦口、一线天两处险之地,其中葫芦口状如葫芦,楚、明两军分扎两端,至于一线天,则是另一条狭长的峡谷,从谷底望去,两侧山峰耸立,只留意线,故称一线天。明、两国分别在此处建立关塞,囤积重兵,其余几条路,道路崎险,无法行马,军队无法大规模通过。

    萧金衍听闻他去了前线,道,“怎得没跟我们说一声就走了,他去做什么?”

    宇文天禄道,“救人,抑或是杀人。“

    本来计划,金刀大葬之后,他们继续西行,一是替萧金衍完成送信之举,二则是趁机绕过西楚,去西域历练一番,但赵拦江临时改变主意,今日李仙成叛明,征西军情况危急,萧、李二人关心赵拦江安危,决定前去帮忙。

    宇文天禄拦住他们,“两国交战,非江湖恩怨,你们去了反而对他是个累赘。”

    李倾城不悦道,“这话我就不爱听,我们好歹也是江湖高手,就算无法运筹帷幄,但冲锋陷阵,却也不憷任何人。”

    宇文天禄淡淡道,“赵拦江迟早会杀回隐阳城,若我是你,就去白马镇,看好你们的粮食,那或许更现实一些。”他又对萧金衍道,“至于你,跟我去一趟招摇山,如果你还想娶我女儿的话。”

    萧金衍坦然道,“前辈,这是两码事儿。”

    宇文天禄道,“对我来说,就是一码事。你可要考虑好了,如今李仙成派人四处追杀我,现在我武功大打折扣,若有个三长两短,霜儿恐怕也不会原谅你。”

    “你总得告诉我,去干什么吧?”

    “去水月洞天,如今江湖上都知道你身上藏有武经秘密,而水月洞天则是张本初观经悟道之处,江湖中人难免会有些想法。”

    萧金衍道,“可我并没有武经下落。”

    宇文天禄哈哈一笑,“你有没有不重要,但别人认为你有,那没有也算有了,更何况,这个消息是从比目组织中传出去,连老夫也都跟你同行了,他们还有理由不相信?”

    萧金衍脸色十分难看,他不愿前去,但此刻宇文天禄身受重伤,又是宇文霜的父亲,于情于理,他都无法拒绝,只得道:“前辈,我觉得你在算计我。”

    宇文天禄正色道,“是你师兄李纯铁在算计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