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南字

作者:西兰花花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都市狂少神医小农民新帝谋婚:重生第一女将叔,你命中缺我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重生之都市仙尊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田园小针女最新章节!

    第八百一十一章 南字

    宫论稍稍放下了心,没有出声阻止,看着月翠将那帕子捧着递到了姜宝青手上。

    姜宝青将那帕子展开,以手心托着,仔细的看了起来。

    唐氏在一旁,声音有些尖酸刻薄:“怎么着,这证据都摆在眼前了你别说是假的吧?……这料子老夫人那也有,绣工一对比就能看得出来,确确实实是你那好妹妹的手艺。姜氏你不会连这个也想耍赖吧,笑话了,你若当真豁出脸面去硬要说这不是你妹妹的绣活,那我们就去外头绣坊找个绣工大家好好来比比看,看这块帕子是不是出自姜晴之手!”

    姜宝青把帕子收在掌心中,抬头朝唐氏微微一笑:“三夫人别急,我没说这帕子不是阿晴绣的啊。”

    姜宝青这话一出,唐氏心里就咯噔一下,隐隐觉得有些不好。

    翟老夫人却是没想太多,她蹙着眉头,冷哼道:“既然你自个儿都承认了,那你妹妹这种伤风……”

    “老夫人!”姜宝青倏地抬高了声调,打断了翟老夫人的话。

    翟老夫人在宫家向来说一不二惯了,被打断了非常不悦,再加上她本就不喜姜宝青,这会儿更是怒不可遏:“到底是乡下出身的!一点家教都没有!”

    姜宝青冷冷道:“老夫人哪里话!您德高望重,这般草草就给人下了定语,这种轻浮的事,作为孙媳妇哪里能袖手旁观!孙媳妇这都是为了您!”

    翟老夫人再一次被姜宝青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捂着胸口瞪着姜宝青:“你竟敢说我……说我轻浮?!”

    月翠轻车熟路的上前给翟老夫人顺着胸口,低声劝着翟老夫人消消气。

    翟老夫人这回是气得狠了,挥手拂开了月翠的手,青着脸,怒声道:“姜氏,我看是平日定国侯府对你太过纵容!让你生出了这等忤逆不孝的心思,竟然敢这般说长辈!”

    姜宝青不卑不亢的沉沉笑了下:“老夫人,孙媳妇没说您轻浮啊,只是说这事有些轻浮,孙媳妇也是为了阻止您犯下这等不雅的错误。”

    翟老夫人怒极反笑:“好,好一个为了阻止我犯下错误!你倒是说说看,这帕子连你自己也说是你妹妹亲手所绣了,怎么就翻脸不承认了?!”

    这个时代的女子丝帕,是很私密的东西,除了孝敬长辈,只有感情到了一定程度,才会赠予这等亲手所做的私密之物,也因此,小女儿在闺中时感情极好的朋友也叫手帕交。由此可见,亲手所绣的丝帕是寄予了一种情感寄托的东西。

    也难怪翟老夫人在姜宝青说这是姜晴亲手所绣的时候,便先入为主的认为姜宝青这是承认了姜晴的私相授受。

    姜宝青不慌不忙,举起手心里的那方帕子:“老夫人是说这个吗?我确实说这个是阿晴亲手所绣,可我没说这是阿晴送给三弟的啊。”

    唐氏尖酸道:“老侯爷老夫人您看,就这会儿她还在死撑着狡辩呢,这亲手所绣的帕子,不是姜晴送给我家论儿的,难不成还是我家论儿偷的不成?”

    宫论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不自在,稍纵即逝,谁也没发现。

    姜宝青看了唐氏一眼,慢条斯理笑道:“三夫人说得其实也并非全无可能。”

    唐氏骤然变了脸色,恨不得不顾身份上来撕了姜宝青的嘴。

    文二夫人在一旁直叹气,婉言道:“宝青,我知道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但这帕子就摆在你跟前,你也不能为了给你妹妹开脱,就给论儿头上扣这种帽子——好端端的,论儿偷你妹妹帕子做什么?这么做对他来说除了惹一身脏水,还能有什么好处?”

    唐氏有些感激的看了文二夫人一眼:“二嫂说得对!我看姜氏这是为了给自家妹子开脱,不惜拉无辜的人下水了!……老侯爷,老夫人,两位都是明察秋毫的长辈,可要替论儿做主啊!”

    说着,唐氏还捏着帕子装腔作势的哭了起来。

    “三夫人的一片慈母之心可真是令人动容,只是,您先别忙着哭,听我说完呢。”姜宝青笑了下,直接两根手指撑开了那帕子的一角,“大家可以尽管看看,这帕子上是个什么字。”

    唐三夫人顾不得哭了,瞪大了眼睛望了过去,但那字是巧妙的化在了绣样中,唐三夫人看了半晌,才隐隐约约看出似是有个字来。

    至于隔得远的翟老夫人跟宫老侯爷,那更是看不见了。

    文二夫人扶着梨花雕木椅的扶手,虽然也看不清帕子上面的字,但她却从很明显的从姜宝青那气定神闲的镇定中,得到了一个讯息。

    姜宝青这不是在故弄玄虚,她是真的有了翻盘的东西!

    文二夫人藏在袖子下的手,死死的抓住了椅子扶手。

    三房那群废物!

    “那么远,我可看不见!”翟老夫人很是不悦的冷哼了一声,示意月翠给她拿上来。

    姜宝青也没藏着掖着,将帕子递给了月翠。

    月翠便这般展着帕子一角,呈到了翟老夫人跟宫老侯爷面前。

    翟老夫人凑近了细细的看。

    说起来,姜晴是个蕙质兰心的,绣工或许不是顶级的,但这心思,却是自有一种拓朴的巧妙。

    一个小小的“南”字,巧妙的隐藏在了那绣样的绣线纹理之中。

    若无人指出,哪怕细细的看,若不是怀着一颗先知道答案的心,怕也是发现不了,还以为是巧合。

    宫老侯爷心里倒也是好奇的很,但他当着儿媳孙媳孙女的面,又不好表现的太过好奇,还是翟老夫人算懂他,拿手指戳到了那处“南”字上,宫老侯爷这才发现了问题。

    “南?”宫老侯爷喃喃的念了出来。

    姜宝青点了点头:“不错,正是南字。”

    她顿了顿,神色有些似笑非笑的,“老侯爷,三弟口口声声说这是阿晴送给他的定情信物,那为何帕子上会绣着一个‘南’字,而不是三弟的名字呢?”

    宫论脸色极为难看。

    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可能。

    那帕子,是他亲手从地上捡起来的,那会儿他不过是刚跟姜晴见面,怎么可能有人会在帕子上给他挖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