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倒霉催的

作者:青铜穗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都市狂少神医小农民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新帝谋婚:重生第一女将重生之都市仙尊乱世婚宠:少帅,夫人要退婚我在古代有工厂医妃驾到:妖孽王爷快点滚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金粉最新章节!

    李南风这次与李夫人的态度有着前所未有的出奇的一致!

    晚饭后母女俩前后脚进了李存睿书房,李南风直接表示了拒绝。

    每个人都不看好她跟晏衡碰面,可他们可曾想过,她也不想跟他碰面?

    毕竟一失手掐死他她还得劳烦她爹出面摆平不是!

    晏家内里的事虽然没传出来,外头只知道靖王妃母子上了位,但托了李南风的福,李夫人也窥出那天夜里事情的不简单,对沈夫人这边又岂会没有猜测?更别说后来这些糟心事了!

    她也严正地道:“以晏家那样的家风,十有八九要带坏咱们家,这事绝不能干!

    “倘若不便反悔,那咱们家的家学也不办了!子弟们到一定岁数,直接当贡生或荫生去国子监便是!”

    李存睿把面前的茶端给她:“消消火。”

    李夫人没接:“你是当家的,别的事我都依你,可这火你让我怎么消得下来啊!”

    李存睿笑着沉吟,说道:“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别忘了咱们是请夫子授课,不是让他们一处玩耍。

    “晏家几个子弟若真是顽劣的,必然撑不了多久主动退学,他们家又不非得靠科举上位,真不想学,老晏至多是失望,退了也不会说什么。

    “若他们是有心求学的,自然一力上进,又怎么会罔顾学业,动不动就惹事生非?”

    说到这里他直起腰,又道:“你再仔细想想,如今正妃与世子之位都在衡哥儿与她母亲手上,沈氏得皇上恩典了正三品诰命,若是聪明的自当从此用心栽培两个儿子。

    “晏弘晏驰本就势弱了,这当口他们能有机会上咱们家来读书,也应该抓住这机会好好上进才是。

    “若是他们身在福中不知福,还要浪费老晏一番心意胡作非为,何须咱们动手?老晏自己就能收拾他们了。

    “你放心,能走到这位置,都不会有傻到跟自己过不去的。就算是他们要斗,也不会成心让咱们难堪,断了自己前程。”

    李夫人听完脸色缓了缓。

    晏弘不会武功,除了走科举这条路,就只能靠父荫了,但父荫也难与科举正道相比。

    来日中了进士,再入个翰林,那可算是如李家一般,是士族清流。何况他已经中了举人,放弃科举靠父荫就更加显得得不偿失了。

    晏驰就更不用说了,若不是体残不能自理,终究还是要考虑成家立业的。

    原本可以舒舒服服吃祖荫当个二爷安稳度日,如今作成这样地步,他再不上进点捞点功名本钱,又怎么跟晏衡拼?

    哪怕是不当官,有个进士出身,那也是很不同的。

    她点点头:“但愿如此吧。”随后又看向李南风:“你也给我收敛点,否则我也饶不了你!”

    李南风张嘴想回应,看到李存睿,又把嘴闭上了。

    她并未把晏弘晏驰放在心上,因为知道那俩兄弟再怎么着也不至于把家斗转移到他们李家来,人家都说窝里斗窝里斗,这还闹到了别人家,不是要笑死人了?

    前世里靖王府对这些“家丑”可都瞒得死死的,要不是晏衡那么嚣张,她也不会知道那么多。

    她针对的是晏衡。

    不过看事情已成定局,她就是要对付那他,碍着李存睿的面子也只能从长计议了。

    真是倒霉催的!

    ……

    李家请的夫子是昔年的老学士,当今国子监祭酒的父亲涂坤,涂学士从前在翰林院带过不少后辈,也许学问不是一等一的好,但在引导学子修学上有他的独到之处。

    到任的时间是三日之后,靖王这几日便把晏衡他们传到书房训示了一通。

    晏弘有看得出来的踌躇满志,对靖王所言无不听从。

    晏驰虽然因为当初被靖王踹,还恨着他,也因为此后居然要与晏衡同窗而感到牙痒,但也没说什么。回房老老实实地着小厮整理书本功课,笔墨都备好。

    晏衡没什么好准备的,夜里照常练功沐浴。王府将闭门前,他把所有人打发了,而后潜行出门,潜伏在王府外头。

    守到半夜,没有任何人前往致远堂涉足的迹象,承恩堂那边所有灯光也熄灭了,这才放心地上了街头。

    京师已经入夏,温凉的晚风轻拂着这座古老的都城,夜幕下重重叠叠的屋宇像是一幅水墨画。

    皇帝当任之后即派遣身边各路能臣掌管了六部三司及五军各衙,大理寺不论日夜,轮值站岗的衙役都不见少。

    新朝初立,天牢里犯人还不多,但仅有的两个,却是犯有滔天大罪的人,除去衙门本身的衙役之外,奉命守在此地的,便是自亲军卫调来的精兵。

    新月幽幽照着人间,天牢四面矗立的将士看起来也庄严得像雕像。

    巡逻队伍里的士兵刘荣,今夜吃多了二两咸菜,半晚上已经喝去了好几碗茶。循例走完两圈,他转身道:“你们看着点,我去个小解就来。”

    茅厕污秽之地总设在阴暗偏僻处,即便男人没那讲究,总也不便将这庄严之所弄得污气薰天。

    刘荣去往西北角,才拐了弯耳后就有凉风拂耳,他放慢脚步,凭习惯机警地察觉四周。

    天牢重地,难免有不肖之徒,更何况,牢中这两人又来历非常。他手扶在刀上,回想起自己在护君途中的血性,心情安定下来。

    没有几分本事,他也入不了禁军。管他什么宵小,若真来了,总不至于还能瞒过他的眼耳便是!

    到了地儿,他抻抻腰准备解裤。

    突然一片阴影覆在他前方墙上,他左手陡停,右手拔刀,过程中极速地转了身——

    要知道这一切做起来实在不慢!当初他就是凭着这副身手,数度与敌军猛士交战,还全身而退到了如今!

    但他不过刚转身,后颈便传来一阵剧痛……

    晏衡望着软下去的人影,蹲下来先拍了颗药进他嘴里,才甩甩手掌前来除甲。

    换了个身体,适应了两个月,武功回来了,但这具小身板还是不够强壮,就这么剁一剁,居然还觉出了痛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