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道德沦丧的游戏

作者:玄门小道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小说章节目录重生之都市仙尊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三寸人间极品仙尊混都市仙宫总裁爹地超给力我家总裁有猫病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民间异闻录最新章节!

    “让你给我戴绿帽,让你给我戴绿帽。”

    古良成的嘴里从头到尾一直嘀咕着这句话,村民们都不敢拦他,给他让开一条道,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灵儿叹气道:“这人疯了。”

    稍稍迟疑一会儿,大家跟着能伯一窝蜂似的冲入二麻子的房间里,里面有一整缸水,翠花的尸体赤裸裸地躺在血泊中,没人瞧她一眼,都围着水缸喝水。

    全村上下五十多口人凭着这一缸子水解渴,很快,一缸水被消耗殆尽。

    我家的水缸也快见底,支撑不了三天。

    村民们扛了两天,个个都渴的嘴唇掉白皮,也不敢吃东西,一旦吃东西就会感到更渴。

    “救命啊,谁家有水,借点水给我吧,我家娃子撑不住了。”一个女人跪在晒谷场上哭嚎,面前躺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这是春兰嫂,古建飞的老婆,面前是她的儿子小龙。

    古建飞常年在外打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家,一直是春兰嫂在带自己的儿子。

    村民们听到哭声,陆续来到晒谷场,没人愿意借水给她,可能是因为大家也没多少水了,就算有多余的水,那也得省着用。

    小龙面色发黑,嘴唇发白,皮肤很干燥,一看就是脱水症状,再不喝水,恐怕熬不过今晚。

    “二麻子顺利完成游戏,已经奖励半缸水,下一轮游戏,十二个小时内与春兰发生关系的人都将获得半缸水。”

    老鬼的声音在黑暗的天上萦绕,这次的游戏规则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无耻下流。

    春兰才二十五六岁,正是一枝花的好年纪。

    村里人相互对视,没人上春兰。

    春兰大声哭喊:“只要谁愿意分我一半水,我就和谁上床。”

    还是没人站出去,不一会儿大家都散了。

    春兰绝望地抱着小龙,缓缓往家里走去,身子摇摇欲坠,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我对灵儿说道:“待会儿回家,把剩下来的水分给春兰嫂一半吧。”

    灵儿用打量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没想到你还挺有善心的,不过我们可能明天就没水喝了。”

    我明白,但小龙还小,不能看着他就这么死掉。

    我和灵儿回家的时候恰好路过春兰嫂的家,看到一个人影偷偷摸摸地进入春兰嫂的屋子里,我以为有人想害春兰嫂,那人进屋后还不忘把脑袋探出来四处张望,生怕被人瞧见。

    “这不是能伯吗?”我吃惊地问道。

    灵儿点头道:“没错,是他,没想到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我和灵儿躲在角落,观察这边的情况。

    十几分钟后能伯就偷偷摸摸地从屋子里出来,春兰嫂拉着他的手说道:“别忘了你的承诺,给我一半水。”

    “知道了,进去吧,别让人看见。”能伯悄悄离开。

    我和灵儿正准备从角落里出来时,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我们又缩回到阴暗的角落。

    又一个人影走到春兰的门口敲门,被春兰接进去。

    “四爷爷。。。”我惊骇地差点喊出声,四爷爷是村长的四弟,我们都喊他四爷爷,今年大概有61岁了。

    瞧他瘦骨嶙峋一把老骨头,居然那里还管用。。。

    不排除他是为了水,可他猴急的样子就像个嫖客,光这一点就让我觉得恶心。

    四爷爷进去没多久就偷偷摸摸地出来,一边走一边系腰带。

    没过一会儿又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居然是古石头的儿子三狗子,如果我与娟子的冥婚算是成功的话,三狗子还得管我喊声姐夫,这小子比我还小半岁,毛都没长齐,竟然跑这儿来,也不怕被认笑话。

    三狗子瞅着外边没人,就伸手敲了敲门,春兰嫂见到来人是傻笑的三狗子,明显愣了下神,毕竟三狗子比她小将近十岁。

    春兰嫂只是楞了一下,四下瞅瞅,见没人就把三狗子给拉进屋子里。

    三狗子当了十五年多的处男在今天可算是破了,憋了这些年的欲望一次性发泄出来,足足用了一个小时。

    我和灵儿实在看不下去,就回了家。

    如果春兰嫂只是为了水,与一两个人发生关系就行了,她陆陆续续地与村民们发生关系,不知道除了水之外,还有没有别的目的,比如说可以满足自己那方面的欲望,毕竟建飞常年不在家,春兰嫂犹如守活寡,这个年纪正是需要的时候,没准儿和翠花那样,尝到了鱼水之欢的甜头,就不断地想要。

    翠花可能认为二麻子比四十好几的古良成能干,又嫌弃古良成窝囊,干脆甩了古良成,跟了二麻子,不但有足够的水,也能快活。

    莲子和安福也有一腿,村里的女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轻薄无情,为了水和那方面的需求,不惜做些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我回到家打开水缸,将所有水盛出来装入四个玻璃瓶内密封起来,以免水被蒸发掉。

    灵儿在旁边说道:“这点水根本撑不了多久,还不如多想想离开的办法。”

    我将四瓶水藏在床底下,坐在床沿边说道:“我们省点喝,一天喝一瓶,也能撑四天。”

    灵儿问道:“你就没打算去参加老鬼的游戏?”

    我摇头道:“那都是害人的游戏,我不参加。”

    灵儿笑了笑:“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良心的,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说完,灵儿就出了门。

    我忽然想到自己此刻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个灵儿,我可以渴死,但让灵儿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渴死在古村,那是不是说明我太无能,我也于心不忍看着灵儿缺水而死。

    想到灵儿,我认为绝对不能这么放弃,不能让老鬼牵着鼻子走,我得去把她揪出来。

    就在此时,我注意到裤袋里冒出红光,村长送给我的红玉有了反应,红光不怎么强,说明有邪祟在我附近,但离我稍微有点距离。

    我拿着红玉离开家,朝村里人家比较多的方向走去,红玉的反应越来越强烈,散发出来的红光越来越强。

    这说明邪祟就在村里。

    “啊——”

    村里忽然传来一阵惨叫,我迅速往惨叫的方向赶去,到了白云婶的家里,她房间里点了油灯,我看到一个影子正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

    其他村民赶过来,纷纷认为白云婶中邪了。

    我推了推白云婶的家门,里面锁住了。

    这个时候顾不了其他的,我一脚踹开门,冲入白云婶的房间里,她只穿着一件肚兜,躺在地上吐口白沫,两眼上翻,已经咽了气。

    几个胆大的村民跑进来看到白云婶的死状,满脸惊恐地说道:“白云婶…她怎么自己把自己掐死了。”

    谁知这话刚说完,白云婶噌的一下坐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嘴角夸张地上扬,狞笑道:“顺生,你也逃不了,逃不了,嘿嘿嘿。”

    “哇,诈尸了。”

    “快跑。”

    村民们一窝蜂地往外跑,白云婶扭曲、恐怖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吓的我腿软,没来得及跑,被床角绊了一下,跌坐在地上。

    她说话的声音明显是个男性的声音,正是志怀他爹的嗓音,简直一模一样。

    白云婶这是被志怀他爹害死了,还被他冲了身子,坐在那里狞笑着,一道身影从我的身边闪过,一碗血泼洒在白云婶的脸上,嗤的一声响,一团黑气从白云婶的体内散发出来,慢慢飘散。

    进来的人是灵儿,她冷酷地说道:“还未成形就敢出来害人,活该你灰飞烟灭。”

    “不好了,出事了,春兰出事了。”

    “快来人啊。”

    村子那头又传来叫喊声,我和灵儿来不及收拾白云婶的尸体,又要往春兰的家里赶去。

    ——————————————————

    作者qq:14010900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