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脸去哪了?

作者:玄门小道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小说章节目录重生之都市仙尊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三寸人间极品仙尊混都市仙宫总裁爹地超给力天下第九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民间异闻录最新章节!

    妇人顿时泪如雨下,哭的比谁都伤心,此刻她似乎也没别的资本,只能靠这点演技这儿博同情。

    灵儿看的很透彻,直截了当地说:“我和我的小跟班是要吃饭的,没钱,那就没办法解决麻烦。”

    我什么时候成了她的跟班?心里觉得好笑,但没有出声反驳,这些日子全仗着她的钱过日子,当她的小跟班也无妨,毕竟古村的事情还把灵儿的师父卷进来,我拖欠灵儿实在太多,但她从没跟我抱怨过,也从没抛弃过我。

    妇人只顾着哭,而且哭声越来越大。

    灵儿烦了:“要哭就到旁边去哭,别碍着我做生意。”

    妇人说:“没想到你年纪这么轻,心肠却这么狠,见死不救。”

    灵儿冷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没钱不办事,这是规矩,你给诨泽那么多钱,想不花钱就请我出手,你以为本姑娘这么廉价?”

    起初我还觉得灵儿心狠,现在听到这话,倒觉得有几分道理。

    妇人继续叫苦:“可我真的没钱了。”

    灵儿叹气了口气:“有些人啊,总以为自己很聪明,其实呢,比任何人都蠢,你要是真的连一个子都没了,我出手帮帮你也算为民除害,可你明明有钱,却装作没钱的样子,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听到这话,妇人立刻就不哭了,扬手擦干净泪痕:“你要多少?”

    灵儿说:“你有多少?”

    妇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票子,丢在灵儿面前的桌子上:“就这么多。”

    灵儿往桌子上一看,笑了笑:“请诨泽要十块,请我才五毛,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妇人又掏出一张票子,还是五毛。

    灵儿说:“我也不欺负你,开张第一桩生意,两块,少一分不收,多一分也不收。”

    妇人白了灵儿一眼,又没好气地瞧我一眼,抓起桌子上的两张票子就走,嘴里嘀咕:“一个小丫头开的摊子,还敢收两块。”

    我心里急了,心想一块钱也很多了,能吃好些饺子,赶紧朝灵儿使眼色,示意她把妇人劝回来。灵儿全然不顾我的眼色示意,只是说:“诨泽也不见得多厉害,一只小鬼都赶不走,你去找他,给他十块八块,前提是你给的起。”

    妇人的脚步微微一滞,停了下来,我看得出她的内心很挣扎,同时也为灵儿的精明而感到佩服,不知道灵儿是如何得知妇人还有钱,从而识破妇人的苦肉计。

    妇人回头走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巴掌大小的黑皮小钱包,小钱包里塞满了票子,我估摸着有十几块,还真是富裕。

    妇人将两张一块钱的票子塞给灵儿:“张小师父,办事吧。”

    ……

    我和灵儿被妇人请入她的家里,是胡同内比较清静的一户人家,两层白墙青瓦黑窗的小楼,还有一方小院,足够气派,还敢说自己没钱?

    方媛的房间在一楼次卧,妇人住在主卧,而二楼被闲置,暂时放些杂物。

    方媛正在院子里浇花,被她娘喊到房间,灵儿要找她问话。方媛是个年纪十八九的姑娘,穿着一件淡蓝色绣花衣裳和一条宽松的黑裤,面容姣好,只是表情有些木讷,双目无神,但也算得上是小家碧玉。

    灵儿问的大多是她困不困,累不累,哪里不舒服之类的话。

    方媛说自己就是精神困乏,每天都想睡觉,但睡觉起来后感觉更累。灵儿得到答复后就把妇人拉出房间,小声对她说:“你的女儿印堂发黑,双目无神,有六神无主之相,再加上你家里有股邪气,我想你女儿肯定是被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盗取了部分阳气。”

    妇人被吓得慌了神,摊开发抖的双手:“这可如何是好,刚赶走鬼,现在又来了什么邪祟,求张小师父帮帮我的女儿吧,眼瞧着婚期将至,她可不能出事呀。”

    “出嫁?”灵儿的眉头微微一皱:“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

    “尽管说。”

    灵儿压低声音说:“你女儿双目患失神采,眉宇间缺乏精气,没有守宫之相,已非……”

    妇人着急说:“已非什么?”

    灵儿含蓄地说:“已非处女。”

    妇人顿时面露惊惶之色,然后便是怒气冲天:“这丫头,竟然做出这种不守妇道之事,我非得打死她。”

    灵儿立即劝说:“这事怪不得你的女儿,要怪就怪上她身的邪祟。”

    妇人唉声叹气:“这可怎么办,她可是快要出嫁了,万一被发现,这辈子恐怕就毁了,张小师父,这件事还请你帮我隐瞒,我再给你两块钱。”

    灵儿谢绝妇人递过来的两张票子:“这事并非你女儿所愿,我当然愿意为她保守秘密,但这钱我可不能收,先前说好了,多一分不取,少一分不要。”

    妇人说:“那……”

    灵儿说:“给我和我的小跟班准备一个房间,今晚我们住在你家,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邪祟敢到处为非作歹。”

    妇人连忙道谢,上楼给我和灵儿收拾出一间房,中午还特意烧了两个小菜,吃了两口白糯糯的米饭,感觉无比美味,在异乡还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米饭,让我感到很温馨。

    夜晚,静悄悄的。

    灵儿将刻画好的两张镇妖符收入口袋里,再刻画一张驱邪符。

    我躺在床上打盹,现在才刚入夜,按照妇人的说法,方媛是午夜才会发生异常,所以还不需着急。

    ……

    不知怎的,我来到一方庭院,正是妇人家的小院,而楼上我和灵儿住的房间已经熄了灯,妇人和方媛的房间也熄了灯,周围是一片昏暗和寂静,我走一步,连脚步声都听得无比清晰。

    现在估计已经很晚了,我的脑子迷迷糊糊,准备上楼去喊灵儿一起捉邪祟,经过一个房间的窗户时,我的余光瞥见里面有个人,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坐在镜子前一动不动,这人便是方媛,这么晚了,她还在照镜子,女孩子都爱美。

    我开口说:“方小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脖子上有个东西,你帮我取下来,难受。”方媛的语速很慢,而且声调还拖的老长,在夜里不由得让我背后发凉。

    大半夜进入女孩子的房间可不大好,被人发现可是要出大事的,可是方媛难受的睡不着,而且开口请求我的帮助,我没理由不帮她。

    房门是开的,我直接走进去:“脖子上有什么东西,我帮你取下来。”

    “这里。”方媛撩开长发,露出雪白的脖子,脖子上插着一根银针,看着都觉得吓人,肯定特别疼。

    我靠近方媛:“别急,我马上帮你把针拔出来。”

    就在我靠近方媛要伸出手的时候,我看到方媛的整张脸都被长发盖住,完全看不到脸,看起来有些阴森,我的双腿已经开始发抖,莫不是邪祟已经开始作祟了吧,可灵儿还没来呢。

    “方…方小姐,你怎么…么还用头发盖着脸呀,半夜里挺吓唬人的。”

    方媛低声笑了笑:“我的手很疲累,抬不起来,要不小哥你帮我撩起头发吧。”

    我答应下来,暂时先不拔针,先帮她把头发撩起来,只有这样我才不会觉得恐怖。我的手穿过她的秀发,轻轻撩起前额的头发,就在撩起的瞬间,一股寒意从我的脚底升起,一直冲上我的头顶,令我的头皮不禁是一阵发麻。

    我以为的前额部位并非前额,也没有方媛精致的脸蛋,而是后脑勺,而后边插针的部位也是后脑勺。

    一个人怎么可能拥有两个后脑勺,她的脸去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