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施恩于人

作者:纯洁的韩少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小说章节目录三寸人间重生之都市仙尊极品仙尊混都市仙宫总裁爹地超给力天下第九陆先生,与你不相离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俗人的奋斗最新章节!

    燕京城里最不缺少的就是机会,只要你有脚踏实地的坚持和仰望星空的野心。

    一身是血的张天毅硬撑着痛苦带着任萱走出暗夜天堂,仰着头看看上空的阳光,有些刺眼。也让他从心底透出一股子美好,刚刚在暗夜天堂若是得不到段如霜的承诺,他已经准备好亡命天涯。要么逃回滨海,要么逃向上海。心底压力骤然一松的张天毅吐出一口长气笑骂道:“真是你娘的吓死老子了。”

    “你还会害怕?”

    任萱讶异问道,她的眼神也是透着惊奇。从认识张天毅以来,她一直认为这个男人似乎没有能够让他产生畏惧的东西。若是老天爷要打雷劈死他,他都敢朝着老天爷破口大骂。

    张天毅转身,视线现在落在任萱丰伟的胸口,准确的说是心脏的位置。只不过那波澜起伏总是很轻易的就让张天毅的视线转弯,让他心生波澜。他拉起任萱纤细的手腕,放在自己的胸口,笑道:“我也是人,怕死,怕求不得。只不过有些时候,容不得我害怕。因为畏惧了,就真的完了。”

    任萱抚摸着张天毅的胸口,感受到了这副平静面孔下,遮掩着的心跳是多么的快速。

    她的眼泪再一次汹涌而下,流的张天毅手忙脚乱的问道:“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我心疼你。”抽泣让任萱胸前的风景更加诱人,她还把身子靠在了张天毅身上,似乎哭的站不稳脚。

    “农家的儿子若是不想种地,想要出人头地终究是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心血。这个从我走出滨海就做好了准备。”张天毅揽住了任萱的肩膀,心中轻叹了一口气。这次的事情他知道怪不得任萱,这样的意外谁都无法预料,何况这样一个身材火辣容颜秀丽的女孩,自己想要,早就应该做好防范。

    但他也知道任萱一定会怪自己,无他,人之常情而已。张天毅没有劝解任萱,他认为任萱越是觉得她对不起自己,自己就越能对她放心。习惯性去弥补心中对不起的人,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人性。

    任萱哭的愈发狠了。

    张天毅伸手擦掉了她的眼泪,忍不住苦笑道:“我觉得你在不带我去医院,我可能真的要痛死了。”

    任萱这才想起来段如霜说张天毅受了伤,她赶紧站直身体搀扶张天毅,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急切说道:“走,我带你去医院。我知道这里有一家医院,医生的本事很高明的,我和他很熟悉。”

    张天毅点了点头,他自己的伤势心中有数,算不得什么打伤。去医院包扎一下差不多也就可以了,挨的几棍固然是痛彻心扉。可打到的地方,不算是危险区域。

    段如霜依旧站在四楼,楼上人数不少,也不多。有她,有邓勇,有陈家姐妹。她手中端着红酒杯,顺着窗户往下看。恰好能看到张天毅和任萱站的地方,也能看到两个人拥抱搀扶。

    “邓勇,你说当年你带着我从草原上往外逃奔的时候,我是不是还不如下面这个只有胸脯的女人?”段如霜轻轻抿了一口红酒,本就猩红的嘴唇染得更加猩红。像是涂抹了鲜血一般。

    但这副美景,不仅没人敢看,陈家姐妹的脑袋都垂了下去,只敢把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

    “不,她和你比不了。我活了半辈子,没见过能和你比的女人。”邓勇想了想,摇头。

    他不是拍马屁,因为他紧接着给出了理由。“我以前不算贪生怕死,但也绝不是敢于赴死的人。可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就敢拼出一条命来。为什么?”

    邓勇自问自答说道:“自然是因为你平常施恩够多。”

    邓勇仰着头,嘴角含着微笑,陷入了回忆中:“我是一个孤儿,从有记忆那天开始,就被当做赚钱的工具。在那里,我跟了一个老大,打架斗殴,觉得刀头舔血的生活特别的畅快。一直到了被通缉的时候,才意识到我这辈子完了。没人管我,我跟着的大哥不管我,谁还会管我?我知道我完了,这辈子都完了。但是您帮我活了下来。”

    段如霜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只是看上了你的武力。”她没有转身,似乎在和邓勇说话的时候,她并没有要看着眼睛的习惯。

    邓勇摇了摇头,颤抖着嘴唇接着说道:“那那把刀呢?”

    段如霜的眼前,闪过那把刀,那把属于草原雄鹰的刀。那把刀刺向邓勇的心口,停在段如霜的手中。

    她闭上眼睛,第一次流出泪水。当初邓勇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就让段如霜想到了自己那个成天打架斗殴的哥哥。哥哥失手杀人后亡命天涯,至今不知道下落。她看到邓勇,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哥哥。

    广结善缘?她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小女人,怎么会广结善缘?

    但是邓勇依旧自顾自的说道:“当时我看到您指间一滴一滴流出来的鲜血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我这条命交给你。上刀山,下油锅,赴热汤,过火海。万死不辞。”

    曾经也算是提得起名号的汉子眯着眼睛,由心说道:“那些血滴落在我的心头,我就发誓这辈子谁也不能伤害你。其实受过你恩情的兄弟们都记着你,只是在大草原上他们不敢触怒那个人而已。可实际上,若不是他们都记着您的恩情,我再厉害一倍,也走不出大草原。”

    “赵家兄弟当年在赌场上被人算计,输掉了性命,连那个人都放弃了他们,不准备和赌场那些人交锋。是您只身一人到了赌场,您弯腰的身影他们说会记得一辈子。”邓勇叹了口气,感慨的说道:“这个恩情,他们还您了。”

    邓勇没说怎么还,段如霜却跟着叹了口气。她想了想,自己最后能从金丝雀的身份逃出大草原,走到今天这个高度,似乎真的和自己当初施恩有关系。

    “亲自去和冷连英说一声,张天毅是我段如霜的人。没有我点头,谁都不许碰他。”段如霜转过身,把杯中剩下的红酒顺着陈莺啼露出来的胸口倒了进去。

    陈莺啼死死的藏着眼睛里的桀骜,低下头一动不敢动。任凭着酒水在自己滑-嫩的肌肤上肆意划过,顺着缝隙滴落在地面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